第一章、山谷腐尸

荒凉大地,猛兽咆哮。

这是一片不一样的大陆,有异于现代文明的世界。茹毛饮血,弱肉强食,这,就是魔兽的世界。

野草枯黄,高及人腰。一个凹形状的山谷里,刘危安正在和一只腐尸对垒。一个翻滚避开腐尸的爪撕,手脚并用,窜出两米,刘危安迅速退后,拉开距离,手指在背后一拂,一支木箭已经出现在手上,动作快的惊人,挽弓如满月,箭去如流星。

嗖!

正中腐尸左眼,深入两寸。暗红色的血液迸射而出,眼球被射的稀巴烂。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幕,定会大吃一惊。

腐尸是由尸体异变形成,肌肉萎缩,水分蒸发,坚硬异常,一般的木箭根本射不进,刘危安的木箭可不寻常,箭杆是木头做的,但是箭头却是兽骨,打磨的锋利无比,箭羽用的是花翎野鸡毛,可增加速度。

刘危安反手一摸,却摸了个空,脸色一变,耳畔劲风袭来,想也不想,弓箭往上一挡,只听见咔嚓一声,坚硬如铁的桃杨木制成的硬弓断为两截,一股巨力传来,虎口立刻被震裂,刘危安扭转身体,尽量缩成一团,从腐尸腋下穿过,在地上连续几个翻滚,拉开十几米的距离,目光盯着腐尸,大口喘气。

一共有两只腐尸,一只是被他射中左眼的,身高一米七左右,不过因为没有挺直,背脊微微弓着,看起来只有一米六三的样子,身体已经腐烂差不多一半,整体呈现一种死灰和暗红相交缠的颜色,令人望而生寒,衣服破烂,被血液浸染,已经变成紫黑色,头发干枯,能够看见有白色的蛆虫在蠕动,柔嫩的身体从左边的鼻孔爬到右边的鼻孔,惊鸿一现,又消失在腐肉里面。留下一道湿漉漉的暗红色痕迹。

另一只个头矮小,至少矮了半个头,身体的腐烂程度更甚,胸口衣服脱落的地方可以看见森森白骨,密密麻麻的蛆虫在腐肉里面来回钻洞,眼珠子早已经被腐蚀,留下两个黑洞洞的眼窝,唯有一双爪子锋利如刀。

这一点很让人难于理解,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在腐烂,唯有手指虽然干枯,却没有损毁,指甲疯长,长近三寸,锋利无匹,闪耀着寒芒。

刘危安大口喘了两下,就立刻控制了呼吸,尽量变得轻柔、缓慢,这里虽然是墓地的外围,但是经过千百年的侵蚀,尸气早已经蔓延过来了,进来不到五分钟,刘危安已经感到心塞胸闷,体力下降了,只是到手的肥肉让他不忍心离去。

他徘徊在这墓地外围已经有一个星期了,早已摸清楚了腐尸的大致行动规律,基本上不会单独行动,一有动静,就全部蹦跶出来,这两只腐尸之所以脱离了大部队,也是前面一伙人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引出来的,可惜出师未捷身先死,一支十二人的队伍,全军覆没,刘危安本来决定今天再找不到机会就要离开的,所以,要感谢前面的人。

刘危安是一个弓箭手,之所以选择弓箭手,因为他怕死。弓箭手是远程攻击兵种,打不过的时候,就算是逃跑也比别人多出了数十米的安全距离,这是他选择弓箭手的主要目的,而次要目的就是其他兵器太贵了,什么刀枪剑戟、斧钺钩叉,价格昂贵,他买不起,都是金属做的,他又不会打造,唯有弓箭可以就地取材,随时制造,又不花钱,于是经过几秒钟的慎重思考之后,他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弓箭手。

不过,意外之喜的是他射击天赋相当高,半吊子水平制造的硬弓在经过几天的练习之后,十米以内,命中率达到了惊人的九成,十五米以内,命中率六成,不过,缺点也很明显,超过二十五米之外,就没什么威力了。

让一个弓箭手去和腐尸近身作战,刘危安也很无奈,腐尸身体坚硬,超过十米,即使他的特制兽骨木箭也无法对腐尸造成多少伤害,重要的一点是腐尸太懒了,超过一定的距离,它们感应不到活人的气息就会回窝睡大觉去,那种有事没事出来晒太阳的腐尸根本不存在。

两只腐尸晃晃悠悠朝着刘危安走来,如果有人被它们的速度迷惑的话,肯定会死的很惨,刘危安亲眼看见前面一支队伍就是这么挂掉一大半的。

两只腐尸靠近刘危安差不多五米的时候,身形突然暴起,如同两抹黑影,窜了过来,快如闪电,锋利的爪子掠过空气,带起破空之声。刘危安早有准备,身体后仰,做出了一个类似于铁板桥的动作,只见四只爪子贴着衣服划过,那冰寒的锋芒让他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鼓起全身的力量,抱着早就准备好的一块人头大小的岩石狠狠砸了出去。

碰!

岩石砸在高个子腐尸左眼的木箭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