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毒谋》番外:王慈篇

我叫……王慈。

对,是叫王慈!

不是朱景炽!

我打小便知自己生而不凡,肩负重担。

所以“隐忍”二字,成了我生命的主旋律。

在王府时,王家“爹娘”对我呵护万分,却带着分明的冷淡疏离。

亲情为何物,我不知!

“爹娘”不让我与同村同龄的孩子玩,说他们天生下贱,是蝼蚁之类。

友情是何物,我不知!

下人们都对我彬彬有礼,尊敬有加,却在一转身,便偷偷议论于我。

主仆情义,我也不信!

所有人都告诉我,我是要做大事的!我必须要忍,还要隐!

从我懂事开始,他们就身体力行地“告诉”我,如何给自己加上一层层外衣,骗过所有人的视线。

我以为,只要我做好了,或许,我会开心一点。

于是,我按着被设定好的规划,循规蹈矩,日行三善。我努力日夜苦读,完成了一项又一项的学业。

我看着谁,都能维持不多不少,恰到好处地笑。什么情况下,不管我心里如何怒火翻滚,可我都能维持面上的如沐春风。

很快,我便在家乡小有名气,各位师父都对我赞不绝口。

我终于收获到了一点点的满足。

可我知道,我离真正的开心喜悦还很远很远。

有一日,王爹爹叫来了我,告诉我,他这里已经容纳不了我了。

他那么淡然冷漠,我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他塞进了马车里。

我甚至没能来得及多看一眼这个我成长之地。

马车上,我冷冷笑着,连最后的恩情都断了。

我以为我可以去到我真正该去之地了。

可没想到,等待我的还是冰冷。

这一次,是里里外外的冷!

冷酷的雪山,冷酷的师父,冷酷的训练。

那个从无表情,不关心任何事的师父几乎是恨不得将世间苦楚悉数强加于我,我日夜承受皮肉之苦,内心煎熬,忍受着所谓的历练。

四年之后,一个自称为“母妃”的女人来了。

我虽一直不知自己身份,但我从所学里已经悟出那是帝王之术。对我的身份,我一直在猜想,怀疑,幻想。

这一日,我终于确认了自己是谁。

母妃擦着泪,诉着她的念想。

我冷冷看她,低低笑着。

母妃的眸子里的确都是惊喜,可惊喜的眸光里还带了算计!

我想,若不是他们夫妇被皇帝盯得紧,若不是我在他们南下过程中偷偷来到这个世间,若不是我那俩兄长都没用,那我可还有利用价值?可还有这所谓的念想?

尤其是,我那个所谓的妹妹,才见第一眼,便想着折磨和玩弄于我!

凭什么?

我生平第一次没有忍,狠狠反击了回去。

我竟不知,反击的过程和后果竟是那般痛快!

看见她哭,看见她求我,看见她跪在我脚边,看见她怕我,我第一次有了存在感,感受到,我是一个人!

是一个有感觉的人!

让他们爱我是不可能了,那就让他们怕我!

她们接走了我,然后给我的身份是“庶子”。

行啊,什么都行!

我无所谓!

他们要我做的,我全盘接受。

我就以平南王庶子的身份去活动。

我杀人,我冲锋陷阵,我和父王并肩作战,我什么苦都不怕,我什么都敢做,我什么都能做成!我很快便收服了父母和一众将士之心。

他们拥戴我,敌人畏惧我!

我喜欢那种感觉。

可我还是不快乐!

我感受不到,什么是真心,什么是实意!

就连我父王,那听得见的鼓励和关怀里也都少不了算计和利用!

我更不信,这世间有所谓的真情!

那一段时间,我很喜欢女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