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林静安不是雷苙言的唯一例外

“这里是?”

从白天到了傍晚,雷苙言才终于把车子停在了一所军区大院内。

“我家。”雷苙言下车,绕过车子给静安开车门。

“你家?”

“嗯,下来吧。”雷苙言伸出手,静安把自己的手递给他,下了车。

一直以来对方向感无感的静安,怎么也没想到,几个小时的时间,雷苙言竟然把车子一路开到了上海。

“我们这是要?”

“见家长!”

“可是......”雷苙言并没有给静安退缩的机会,拉着她直接按下了门铃。

“雷宝宝,乖儿媳。”开门的是叶绍芬,见来的人是他们,一张嘴直接笑的合不上了。

“是谁啊,伯母?”

听到屋里的声音,叶绍芬才想起家里还有客人呢。

“苙言哥哥。”

迎面走来的是一个娇俏可爱的小女生,有着和静安一样的娃娃脸,可是却比静安看上去柔弱的多,当然这也仅是看上去。

女生上前一把抱住雷苙言,静安惊了,按照雷苙言的性格,肯定会狠狠的推开,可这次雷苙言并没有推开她,反而用极其温柔的语气开口道,“清歌,我是不是说过,不要随随便便的抱男生。”

沐清歌听了雷苙言的话,不情不愿的松开了他,只是双手还是死死地拽着雷苙言的胳膊。

静安完全没搞清楚状况,只是心里莫名的有点堵。

“快进来吧,都杵在门口干什么?”叶绍芬开口,想缓解这种尴尬的氛围,拉着静安首先进了门。

“爸不在么?”当所有人都坐在沙发上了,雷苙言便开口问道。

“雷叔叔和我爸爸在书房商量事情呢。”没等叶绍芳回答,沐清歌便抢来回答了。

“沐叔也来了?”

“对啊对啊。”

沐毓兵是沐清歌的父亲,也是雷苙言最最尊敬的长辈,他是前部队首长,也是雷苙言当年短暂军人生涯的上司,在一次作战中,为了这些小辈折了条腿,提前退下来了,所以一直以来,雷苙言都把他当做自己的第二个父亲,自然对沐清歌也格外的好。

“苙言哥哥,这个姐姐是谁?”她终于注意到了一旁正尴尬的扣着手的静安。

“她是我老婆,你得叫她嫂嫂。”

“嫂嫂?”沐清歌听完雷苙言的话,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双手揪住心脏位置的衣服,一脸的痛苦。

“清歌!”叶绍芬和雷苙言同时叫了她的名字。

“药在哪里?”雷苙言松开了静安的手,转身去为沐清歌找药,静安在一片慌乱中,显得特别的炸眼。

还好家里一直备着沐清歌所需的药,喂她吃下药以后,她的难受也得到了缓解。只是嘴里还是在默念着雷苙言的名字。

雷苙言无奈只好握着她的手,告诉她他就在这,这样的感觉像极了一对正在经历生离死别的夫妻,静安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心里堵得更厉害了。

沐毓兵和雷震海从楼上下来,就看见正躺在沙发上的沐清歌,和一群守在边上的人。

“怎么回事?”沐毓兵一脸关切,甚至连拐杖都没拄着,一瘸一瘸的跑向清歌。

“清歌的心脏又不舒服了。”叶绍芬也是一脸关切。

沐清歌有严重的心脏病,是从母亲肚子里就带着的毛病,又因为从小便没有了母亲,所以大家对她都格外的关心和在意。

“雷兄,那今天这饭,我们就改日吧,我得先带清歌回去。”

“沐叔,我送你们。”雷苙言因为顾忌沐毓兵的腿,便抢先把正躺着的清歌抱起来,路过静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