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守株待兔

前方,黎韦德和裘不繁的人的大队伍也遇到了麻烦。一队人马拦在前面。差不多二十几人,由一个与鸡毛松一样年纪的小伙子带队。

“马庆,你这是干什么?”鸡毛松认识为首的小伙子。

“嘿嘿,干什么?你是装糊涂吗?经过马鞍岭,要给马鞍峒主上个过路费,你不会这个规矩都不懂吧?”马庆边说边留意鸡毛松身后的队伍。

“臭小子,你什么时候干起这个勾当啦?不知道是我鸡毛松大爷带队吗?”

“鸡毛松,这里不是你的珠崖城,你不用在这里逞能。我知道,你队伍里的人都跟你没关系,你别多事。念在咱们也是认识一场,你把你的人带开。其他人给我听好了,给马鞍峒主上个供,保佑大家过马鞍岭一路顺风。”

“好,”鸡毛松往路一边一站,“是我鸡毛松的人站过来。”

大队伍齐刷刷的站在鸡毛松一边,马庆的脸色可就难看了。

“鸡毛松,你是故意搞事情吗?”

“怎样,难道你还想跟老子干架吗?你往后面看看,我们可是一百多号人了。别拿着马鞍岭十几号人出来混,知道吗?”

“好,鸡毛松,你牛,”马庆转身吹了一个口哨,山林里有乱箭飞来,好几支弓箭射到了鸡毛松脚下。马庆走到他的弟兄们身边再喊:“你们都给我听着,这里是马鞍峒主的路,过路交费,天经地义。交完路费,立刻通关,哪个不交,练箭射死。都听见了吗?”

“马庆,老子教训你!”

鸡毛松冲上去要打架,人家十几个人一起围着他打,场面有些失控。

“鸡毛松,你要再逞能,我可就要弓箭手乱射,是不是一定要射死几个人你才甘心啊?哈哈哈哈,”马庆得意的笑了。

“鸡毛松大爷快快住手,”裘不繁出来说话了,“交过路费是应该的,我交,我来交!”

“哈哈,这就对了嘛!”

双方停手。

鸡毛松还是不服气,被黎老拉住了。

裘不繁拿出了一把剑,拔出来给马庆看了一眼。寒光一闪,众人都能察觉到它的锋利。

“马鞍岭的弟兄,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大兴府来的雪花剑,在外面可是要卖五十两银子。在下就将此雪花剑做为我们的过路费孝敬马鞍峒主,不知小兄弟意下如何?”

“价值五十两银子?”马庆有点慌,拦路打劫这么多年,还没有遇到过这么值钱的东西呢,“啊~~~”

“马爷,是不是先把东西收下,”旁边的小弟提醒他。

马庆想了一下,明白了,手一抬,“不急。”

“马大爷是什么意思?”裘不繁也倒是知道马庆的意思,就是想证实一下。

“我听说珠崖城昨晚有一个带着满车财宝的人物到了珍珠客栈。结果还把珠崖城的大佬们闹翻了天,想必就是你们咯!”马庆哈哈大笑,“原来如此。”

“原来马大爷也收到风了,请问马爷,是那位吹来的风啊!”

“当然是……”马庆及时将嘴边的话收了回去,“这个不方便透露。老板贵姓啊?”

“免贵姓裘。”

“裘老板,既然是走的马鞍岭,马鞍峒主说了,我们都是守株待兔的人,兔子来一回不容易。裘老板,你也体谅一下我们穷山的人,就是这个穷字做的怪。这样吧,你把你的行礼分一半给我们,你们就可以过了,”马庆为自己的这想法而得意。

“马兄弟是不是有些贪?人说贪心不足蛇吞象,我怕马兄弟吞不下啊!”裘老板有些生气,有些人是说不通的。

“怎么,裘老板是不是小看了咱们马鞍峒?”

“倒不是,”裘老板转身走向鸡毛松,“黎老,我们走开些,这些人不好沟通。”

“诶,至少他们还能听懂你说的话,后面的人可是连话都说不清的!”黎老这样嘀咕,但是这话没有说出来,大家都没有听清他说了什么。

黎老不拦鸡毛松,鸡毛松自然要上前找马庆理论。

“马庆,刘掌柜还跟你说了什么?”

“鸡毛松,他也只说了你会带一个大生意经过。想不到还真让我遇到了,哈哈哈哈!”

“还真是刘掌柜啊!”

马庆立刻发现被套话了,脸色就不好看了。

“马庆,刘掌柜有没有说昨晚那些珠崖城的大佬们后面怎么样了?”

“什么意思?”

“我告诉你,他们来了几十个人,死了一半。连石凌峒主都死在了珍珠客栈,不知道这个消息你听到没有啊?”

“你说什么?”马庆怀疑,眼珠子一转,“哼,你骗我。如果他们都死了,你干嘛还逃出珠崖城啊!”

“哈,谁说我逃了,我只是回去看看我娘,现在要打仗了。我怕我娘一个人担心。”

“瞎吹,你什么时候有娘了?鸡毛松,去跟裘老板说,他的车子留一半,我马庆对的他住。要是别人,杀人越货,早就干完了。知道吧?”

“敬酒不吃吃罚酒。”

“鸡毛松大爷,请让开,”土生来了,裘不繁让他来的。

鸡毛松不知道他的意思,便走到了一边。

“你又是谁?”马庆看着这个人,他的手上有刀,而且刀口上还在滴血,“这血是怎么回事?”

“老爷说了,贪心的人太多,只有血才能警告那些人,让他们不要冒险。这些血是刚才躲在旁边射箭的人的头被割下来的时候,残留在刀上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