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前路漫漫

这是一条石头路,是琼山又硬又黑的石头拼凑而成,高低不平才是它的特色。

曾乙旗的担架过于简易,还没有轮子,在这样的路上几下就颠了。看着他掉到地上,百里掩着嘴巴笑。

“你笑什么?还不是因为你做的担架不扎实?”

“呵呵,大饼,你的屁股没有磨破吧!”

“没事,孤冷妹,你怎么不骑马?”曾乙旗索性将绑在马身上的绳子都卸了下来。

“不喜欢。”

“怎么还有人不喜欢骑马的吗?”

“马跑得还没有本姑娘脚程快,我骑它干嘛?这种东西只是用来吃的!”

“那我来骑马咯!”

“随便你!”

曾乙旗翻身上马,虽然屁股有点疼,但是坐在马背上就是舒服。

“孤冷妹,把手给我,”曾乙旗向百里伸手。

“嗯?”百里瞪他,但还是伸了手。

曾乙旗一把将她提到马背上来了。

“你~”百里横坐在他前面,手脚有点僵。

“不用这么紧张,马不会生气的。我抱着你,你也不会掉下去。”

“好像很熟练啊?”

“上次~”

“上次怎么啦?”

“上次在大兴府神武军的军营骑过一天马,就熟了。”

“好吧,手脚别乱动,本姑娘第一次坐马,有些紧张!你别吓我,”百里看上去真紧张,呼吸都不匀称了。

“不如你说一些江湖见闻给我听,想一想其他的事情,你就不会这么紧张了。”

“你想听什么?”

“都可以。”

“你听过赶尸吗?”

“没听过。”

“在蛮荒之地,有一个独有的法术。南荒之地,部落之间的战事经常发生。打仗就要死人,死在战场的士兵,部落都要善待他们。所以,他们就想办法要让战士的尸体回到故乡。这就叫魂归故里。”

“哦,是关于死人的事情,”嗯,故事很有百里的风格。

“很有意思吧!部落里就有一些人来修炼这种法术。一个法师来到战场,施展法术,让这些死人的尸体自己站起来,自己走路,他就带着这些尸体回到故乡。法师的法术越是高明,带的尸体也就越多。而且死人走慢了,他还可以用鞭子赶。这就叫赶尸。”

“大白天的,一排死人走在路上,岂不是要吓死人?”

“所以他们都是晚上上路啊!”

“晚上更恐怖吧?”

“谁大晚上的天天不睡觉,看着路呢?”

“那倒也是,你有没有见过?”

“没有。”

“没有就好。不对啊,这岭南道不就是所说的南荒之地吗?”

“这里叫蛮荒之地。”

“南荒还是蛮荒,这不是一个意思吗?”

“大饼,你这么斤斤计较干嘛?”

“前路还有很长,我们又好久没有说过话了,就想看着你多说两句话呀!”

“惬,无聊,不说了,我睡觉了,”百里暗自掐手。虽是坐在马背上,人差不多趟在曾乙旗的怀抱里。咬咬牙,本姑娘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怎么可能中了你的小把戏?

一个初出茅庐的愣头青,还想调戏本姑娘!我就装睡,看你玩什么把戏!虽然还小有期待。

……

马鞍岭,马庆打劫的地方。马鞍峒主正在查看现场。

一共死了五人,包括四名射手和领头人马庆。马鞍峒主很气愤,但是这一刀毙命的凶残手法,还是让他有些害怕。

“应该不是昨晚行凶的人。听石凌老鬼的儿子说,昨晚上在珍珠客栈作恶的是一个女人,而且是用木棍杀人。这里全部是刀伤。”

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子,腰上还挂了一套钩子。

“雷虎峒主,看得出那里的人行凶吗?”马鞍峒主问中年男子。

“这伤裂开口非常小,一刀几乎切到颈骨。珠崖城就算有这么狠的人,也没有这么好的刀。只有可能是外面来的人。”

“俚人?”

“说不准。珍珠客栈姓刘的大肆宣言他们店里来了一个带着一车银子的土豪。整个珠崖到儋州的绿林都蠢蠢欲动。我是幸好慢了一步,没有赶上珍珠客栈的惨案,原本今日是想来通知你,这帮人扎手。想不到还是来迟一步。”

“鸡毛松那小子居然惹了这么一伙人,他们逃不了!”马鞍峒主发狠,要给这五人报仇。

“马鞍峒主,此事得从长计议。珠崖水钻子说,这伙人有九人。好几个会武功的人,昨晚用木棍杀人,今天的刀杀。这些人依靠我们俩只怕难以取胜。不如联系上路上所有同道,大家一起上,您觉得怎么样?”雷虎峒主也是为了这个事情来的。

“好!全依雷虎峒主。”

二人还在嘀咕合作细节,一匹马拖了两个人从远方走来。

“什么人要过马鞍岭?”下面有小啰啰喊话。

“在下曾四,前往儋州,请大爷们给条道。”

“给道没问题啊,诶呀,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一男一女呀,这光天化日之下,搂搂抱抱的,很开放啊!啊,哈哈哈哈!”

结果,一群啰啰都跟着打哈哈。

百里孤正要发气,曾乙旗用力攒住了她。这是干什么?怎么越抱越紧了?这小子真坏啊!

“那我就过去了?”曾乙旗正要打马向前。

“慢着。马鞍峒主在前,你们还不下马!”

“兄弟,我腿脚不方便,我娘子身体不舒服,请各位兄弟行个方便。”曾乙旗看了两个自带气场的人在前面,便大声喊道:“峒主,请峒主行个方便。”

马鞍峒主正要生气,忽然又想了一下,已经死了这么多人了,自己得冷静下来。招呼放人,他要看看在琼山骑马的该是个什么人!

曾乙旗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