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 序:最后的镇魔血!

“镇魔一族,勾结魔族,为祸四海!仙旨为证,诛杀九族!”浩瀚仙威横拖苍穹万里,影影绰绰的金色仙剑封锁着一方山河。“放你娘的狗屁!”一尊赤发神魔,浑身浴血,用力朝天空比一根中指。“我镇魔一族,坐镇离炎千万年,杀得天魔尸骨叠塔!从不悔,守了这一域苍生!却遗恨,护了你们狗屎不如的仙族!”赤发男子啸声中血气深浓,震得空中金剑飘摇!“哇!”一声稚嫩的童声,突然于业火中绽放。“爹,娘刚生了个幺妹。”一个与赤发神魔五官有三分相似的少年,抱着个带血的娃娃走上前来。“女孩子。”赤发神魔的眼神迟疑了:“那就叫她镇魔……”“你这该天杀的冤家!”后方残破的战车上,一位面色惨白的中年美妇突然爆怒而起:“老娘与老娘生的三个小兔崽子,都心甘情愿陪你赴死,这最后一个幺儿,你不要给她起名字!你千万不要给她起名字,就让她一无所知,逍遥此生吧!”发妻滚滚热泪,动摇了神魔心中最后的坚持。“罢了,送你去千年之后避祸,从此,镇魔族谱上,没有你的名字。”偷偷向自已这眼眸乌黑的幼女怀里塞了两件东西,赤发神魔手中,突然出现一道笔直黑光!“时空!是时空的力量!镇魔號虎,果然是祸乱者!”苍穹之上,无数仙影惊呼,最终化为坚定而有力的一个——杀!“去!”父亲的手匆匆拂过幼女的额头,待她被黑色光芒包裹,消失于时空异力的同时,整个天空都被神圣的仙威与腥浓的血色淹没。三千年后。星海里,踉跄踏出个中年男子。他华服凌乱,腰牌上的“真”字也被血色掩盖得模糊不清。一道黑芒,从天而降,恰好落在男子怀中。男子濒死的目光被这怀中女婴乌黑的眸子吸引,只见她左手里捏着一枚色如鲜血的红色玉坠,右手握着颗黑乎乎的石子,脸蛋儿小小的,眼珠子大大的,煞是可爱。男子不禁热泪盈眶,这孩子多像自已女儿小的时候?失而复得的幻觉,让男子逐渐消失的生机,又一点点回到身上。“小小。”他低头打量自已足下陌生且贫瘠的星辰,展开笑颜“走,我们回家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