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明哲听了哭笑不得,心说,爸可能还真提得出来。他看看父亲在电脑面前小心地忙碌,见明成有朋友过来打招呼,他便过去父亲那边。苏大强见他过来如见救星,抓住他短袖子道:“明哲,你看这个电脑怎么与明成家的不一样,我看着都不会用了。”

明哲最怕爸总是扯他袖子,夏天袖子短,扯袖子就跟搔他胳肢窝似的。但对这个父亲,他真是没要求了,他要扯就扯吧。只好看看电脑道:“界面都差不多的,没什么两样。”明哲没进过明成家书房,不知道他家电脑什么样子。但想想也应八九不离十,都是一种操作系统,最多窗口图案不一样。

苏大强坚持道:“不一样,不一样的。这种我不会用,我要明成那种的。”

明哲心说,还真被明成说中。他收拾着耐心道:“我们这回暂时不买电脑,我带的钱不够。以后再说吧。”

苏大强倒也听话,恋恋不舍地起身,却又拉住明哲的袖子,可怜巴巴地道:“可是,可是,我现在每天都得上网找小说打下来看。明哲,我现在眼睛不好,看不来书上印的小字,我得看自己打印出来的大字文章。我现在都离不开电脑了,我一个人没事可干挺寂寞的。”

明哲心想,好嘛,又添一台打印机,不知道后面还有什么。明哲没有回答,已经懒得回答了,又不好说没电脑又不会死,拖着拉着他袖子的老爹过去明成那儿。

明成见明哲过来,笑道:“刚刚那朋友过来问我有没有个妹妹叫苏明玉,我说没有。他才放开胆子了说,说苏明玉手段特别好,搞七搞八不知道怎么攀上他们老板,搞得销售公司另一个大头被她踢走,老板所有老婆二奶也被她下黑手处理了。现在整个集团,就她和他们总裁的车子档次一样,进进出出风光得不得了。”

朱丽道:“乱七八糟,我不相信,大哥别听明成的。”刚刚朱丽听明成的朋友八卦两句就走开不听了,回来竟然听明成带着一丝得色向大哥传达,心里别扭,明成这样子与长舌妇有什么不同?朱丽与明玉几次接触下来,虽然不愿意亲近明玉,可是也知道此人不寻常,不是胡作非为的人,更不是以色伺人的料。

明哲听了皱眉,严肃地道:“明成,以后再听见有人这么说你妹妹,你照着他的脸就给一拳。女人的名声能被折腾吗?明成你别笑,明玉是你妹妹。”

明成被明哲说得讪讪的,虽然嘴上应着“好”,脸早扭开去了,果然看到朱丽的一张俏脸也是不满,心里知道自己这回是犯众怒了。明哲那儿他还可以抗辩,但是朱丽既然也不满,他还是不说了吧,他觉得朱丽现在有点被明玉收买了的样子。正好父亲又是絮絮叨叨:“明哲,你学电脑的,你给找找这儿哪有跟明成家一样的电脑。”

明哲像看陌生人似的看着父亲,不语。朱丽也是摇头,想起明成被抓第二天,公公也是啥都不管,只想到自己会不会没地方住。只有明成终于抓住机会,道:“我家的是imac,操作系统与微软的不一样。得去专卖店买。”

苏大强只想着自己的电脑,想到如果今天不要求的话,明天明哲一走,就啥都没指望了,忙紧紧拉着明哲的袖子,轻轻道:“明哲,让明成把他那台给我吧,你另外给他们买台新的。我现在每天都要用电脑呢。”

明哲道:“下个月我给你买,回头我教你怎么操作。很简单。”说着给明成夫妇一个眼色,他得赶紧拉父亲离开,否则还不知道他再想出买什么东西呢。他不是不想提高父亲的生活质量,但父亲也得考虑考虑他的柴米油盐。他如果有万贯家财,不用等父亲说,他自己主动上门帮父亲将家电配备齐全了。

朱丽灵活,见此忙道:“没想到下午出来才做几件事,这都快五点了,我们先去吃饭,吃了饭再说。”

苏大强忙跟上明哲,他是断断不敢跟明成的,现在只有明哲是靠得上的。他跟着明哲,趁热打铁,“明哲,都已经上街了,等下我们拐去专卖店看看好不好?先看看是不是跟明成家的一样。”

明成后面跟着,道:“早不一样了。现在的都是液晶屏,我们的还是老式的。”

“那我要最新式的。”苏大强毫不犹豫地说。

“敲竹杠啊。”明成终于忍不住,说出明哲的心声。

苏大强吓得一激灵,忙靠到明哲身边,紧紧贴着明哲。明哲也忍无可忍,但终于没说父亲什么,只回头对明成道:“明成,你看……以前妈担负的生活压力超过其他同期女人。”明哲想,有这么一个老公,这三十多年,妈真不知怎么熬过来的。他今天忍了才半天,都已经快受不了。爸即使再冤,妈能忍了他三十多年,含辛茹苦把三个孩子拉扯大,已是功德无量。

明成一听立刻一声“对”。这话他爱听,妈在这个家里劳苦功高,但很多人不理解,只看到妈的泼辣。比如明玉就不理解妈,事事与妈作对。

明哲又对朱丽道:“我叫上明玉一起来吃饭,行吗?”他从这一周种种来看,觉得明玉和朱丽现在可能沟通交流联系得挺好。

没等朱丽回答,苏大强一声“不要”立即出口,明成则是道:“大哥,只要你请得来,一起吃也行。”还是朱丽厚道,微笑道:“大哥,明天你单独跟明玉吃吧,叫上我也行。”

明哲刚才听了明成转达的他八卦朋友说明玉的话,很替明玉难过,想找明玉说说。但见此只能作罢。他准备饭后再与明玉联系。明玉虽然对他没好气,可她该做的事一件不落,明哲被明玉呛后回头想想,明玉其实还是帮着家里的,所以明哲还想趁爸搬家机会叫明玉过来一起吃饭热闹热闹。

没想到,还没走下楼梯,明成接到一个电话,嗯嗯啊啊几声之后,放下电话,满脸变色,汗珠密密从额头沁岀,他简短地冲朱丽道:“周经理来电话,让我过去一趟。说大家都在等我。”

“不去。”想到以前明哲衬衫领子上的口红印,还有明成不知道怎么借出来的十万块钱,朱丽心中对周经理充满敌意。

明成不敢将电话内容告诉朱丽,故作镇定地道:“有事,要紧工作。你陪着大哥,我完事就回来。”

朱丽不情不愿地看着明成匆匆离开,与明哲和苏大强随便吃了晚餐,去苏大强新家稍微收拾一下才走。可朱丽不大会做家务,说是收拾,其实还是明哲在做事。

明成离了朱丽明哲,这才慌乱地夺路出去,找车子与周经理他们会合。

因为周末有空,明成的部门中付了投资款的其中一位同事带着一团热情,不满足于平时只与沈厂长电话联系获得安装消息,带着老婆孩子驾车前去沈厂长的工厂,带着dv,准备拍点筹建花絮回来自家看着高兴。没想到过去一看,工厂铁将军把门,看进去里面没一点生气。明成的同事急了,翻门而入,遍地搜寻,可哪里找得到他们花钱购买的设备。即便是沈厂长原来车间里的那些还在生产的旧设备也被搬运一空,只余空空如也的车间。

打手机给沈厂长,沈厂长最先还一如既往地热情洋溢地汇报“安装进度”,但一听明成同事说正在搬空的工厂里面,沈厂长立刻关掉手机。再打,手机已经不在服务区。

明成同事急得冷汗直窜,立即打电话通知周经理,周经理懵了。等到大家聚集到空无一人的沈厂长工厂门口时候,见此情景,毫无疑问,讨论都不用讨论,一致推定,大家中计了。明成更是懵了。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二十六万里,有他卖车的钱,这也罢了,其他十三万却是他分别问舅舅和周经理借的,天,再加父亲按揭的七万,他什么时候能还岀?而且,这投资还是他发愤图强计划的重要一步啊,他瞒着朱丽气得朱丽离家出走才做成的投资,他还指望着年底的红利让他在朱丽面前扬眉吐气呢,可是,现在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