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苏家一门退休后的平静生活,被苏母在麻将桌旁的猝死打破了。

苏母一向是个争强好胜的人,退休前是市里大医院的护士长,各色奖章取出来可以披挂全身,俨然一领金光闪闪的铠甲。苏母将工作上的风风火火带入生活,于是苏父苏大强名不副实,长年累月,躲在苏母高大壮实的背影后做其小男人,在中学图书馆整理图书至退休,退休得悄无声息,走后整个学校竟无一人想起他。于是苏大强愈发没了信心,走路如铁掌水上漂,不闻一点动静。

苏母铁腕下养出三个出色的儿女,个个都是小学初中高中时候的尖子,年龄到了,顺理成章进入高等学府,左邻右舍都说,咱们国家的重点大学是给苏家办的。苏母人前大声欢笑,人后愁眉苦脸,自打大儿子苏明哲考入清华大学始,苏母便逼着苏父天天记账,过起节衣缩食的紧日子。考虑到大儿子每学期来回火车票的昂贵,苏母严令二儿子苏明成考入较近的上海复旦大学,二儿子一向听话,没有异议,再说复旦并不差。到小女儿苏明玉高考时候,大儿子苏明哲却赶上自费留学大潮,虽然申请到了美国学校的奖学金,但父母总得贴岀路费,置几身行头,苏家经济更是捉襟见肘。苏母与从小倔强的明玉大吵三百回合不分胜负,干脆走了直线,与明玉的班主任商定把明玉保送入本省本城的国家重点大学。明玉满腔豪情壮志被母亲无情粉碎,不情不愿上了大学后赌气诅咒发誓,以后再不用家中一分钱。明玉做到了。

原指望明哲出国后能汇点美钞回家解急,没想到明哲出国一年后换了专业,改学it,自己尚且过得紧紧巴巴,哪里还有余钱支援家里。苏母只得继续锱铢必较,暗自勒紧自己与苏父的裤腰带,欢欢喜喜地时常给明哲寄去零食衣物书刊,给明成充足的花费不让二儿子在人前没了面子。好在明玉争气,又是奖学金,又是勤工俭学,衣食住行都不需父母出钱,苏父苏母总算每周能开一次海鲜荤。但明玉心中烙下重重阴影。

等到明成毕业进入进出口公司,明哲又靠能力挣了奖学金,苏家的苦日子终于到头。六年多节衣缩食惯了,一时放不开手脚,不知道享用,手头竟是好好存下了一点小钱,苏大强每次看到工资发下后存折里多起来的数字,心中就美滋滋地甜。

但好景不长,长得高大英挺,玉树临风的明成很快交上女友朱丽。朱丽大眼小嘴,细皮嫩肉,整一个美人胚子,在家是个受尽娇宠的独女。苏母与朱丽第一次在饭店见面后,便知道儿子追这个朱丽并不容易,回家毅然取出存折中所有的钞票,将家中的两室一厅整修一新,拆了原先摆在客厅的小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