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夜半啼哭为哪般

“去,去,走,走,压我被被了,它他压我被被了……”

半夜,12点刚过。响亮的幼儿哭声从桃源小区6号楼104室的窗口以不可阻挡之势飘了出来,迅速传遍临近的左邻右舍。连栖息在楼旁树上的鸟都惊飞了几只。

“唉,怎么回事,他家扬扬怎么一到半夜就哭啊!”隔壁李大妈无奈地发出一声哀叹。这觉又没法睡了。

方静赶紧伸手把灯打开,看见刚才一岁多的女儿瞪着一双黑葡萄般的大眼睛,满脸泪水,两个小胳膊拼命往下摆,做驱赶状,“妈妈,他压我被被了!”

方静很是头疼。扬扬非常容易受惊吓,以前夜里也经常惊醒,一般每次哭两声就慢慢又睡了。实在是不知道这一阵儿是怎么了。

“谁压你被被啦?哪呢?”方静把孩子搂进怀里,轻轻拍着背。

“在那里,就在那里!”孩子小手挥舞着指着自己脚下的被子。

方静使劲下眨着自己困倦的双眼,问刚爬起来的丈夫,“她爸,你看见什么了吗?啥也没有啊!”

林志成睁大双眼使劲儿看,最终叹了口气道:“我什么也没看到。”摇摇头又补充了一句,“除了被子。”

方静给孩子擦了擦眼泪,柔声问:“扬扬,告诉妈妈,你看见什么了?谁压你被被了?”

扬扬竭力地伸手往脚下的方向指,委屈地边哭边说,“他,那个,奶奶,在那,压我被被!”

“哪个奶奶?”夫妻俩大眼瞪小眼,一头的雾水。不约而同又往脚下看了看,虽然还是没看到什么,可是莫名地就感觉有一股阴寒之气嗖嗖地袭来,两个人不由自主的同时打了个哆嗦。

连着十几天了,每天半夜12点一过,不管孩子睡的有多熟,都会准时醒来指着脚下的被子大哭。哭到天擦亮,就倒头再睡。睡醒了就该吃吃,该玩玩。

这十来天,夫妻俩带着孩子跑了好几家医院,检查了个遍,都说没有病。可把夫妻俩给愁坏了。

今天正好是周六,不用上班,夫妻俩搂着孩子一觉睡到十点多。还没等从床上爬起来,就听见门铃叮叮响个不停。

方静打开门,李大妈站在门外,拧着眉头挤出个勉强的笑,“扬扬妈啊,扬扬这么天天半夜哭,你们也不给看看?”

方静一边把人往屋里让,一边苦笑道:“看了,把县里几家医院都看遍了,都说没病。我也不知道这孩子究竟是怎么了。”

“扬扬妈,你年纪轻,有些事你还别不信,这个世界啊,有好多事虽然这个科学不承认,但它还真的就存在。你就没想想别的办法?”李大妈凑近了些,略带神秘地道。

方静点了点头,“孩子姥姥前几天在小区外面贴了好几张‘天惶惶地惶惶,我家有个夜哭郎,过往君子念三遍,一觉睡到大天亮。’这不,也没管用。”

李大妈低头想了想,抬起头,“我有个亲戚,是个佛门的居士,她在寺院里做义工,她认识寺院的一个老和尚,很有修行。要不,你找他去看看?看看孩子是不是招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这种事啊,宁信其有,不信其无?试试又不少点什么。”

于是,当天下午,夫妻两个就带着孩子找到县里仅有的寺院“古佛禅寺”,在一间古朴的禅室见到了这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

禅室房间不甚宽敞,摆设简单,但极其雅致整洁,给人以舒适放松的感觉。最显眼的,是屋中摆的那张古旧的茶桌,一看就是使用许久的古物。茶桌上摆放着一套同样古朴的茶具。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