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每个人的一生都有值得回忆的东西,但不是每个人都有超乎常人认知能力的稀奇经历。相信在中华五千年漫长的岁月里,这块大陆所发生的不为人类认知和理解的奇人异事不在少数。而作为主角亲自参与亲身经历的人却是极少数,恰恰我就是那个极少数人之一。本不想把超出您理解范围的事情讲出来,因为我知道,只要我说出来自己的经历,难免会很多人被骂做疯子,精神病患者。但奇怪的是我的心底总有一个强烈的渴望秘密分享心里,就像弹簧,越是压力大,反弹力越大,再加上为了人类长寿和进步的历史使命感促使我,一定要把他真实的记录下来告诉世人,以求给后人提供一个研究的资料。

自有人类以来,“长生不老”是人类永恒的梦想和追求,从孩童们幻想的不死神话到帝王们“不老”仙丹的寻找和锤炼,人类对于“长生不老”孜孜以求,前仆后继。历代帝王为永享尊荣、富贵、永居庙堂之高,多有寻找“长生不老”之药的。如秦始皇籯政、如隋炀帝杨广、如唐太宗李世民、唐宪宗李纯、唐穆宗李恒、以及明世宗朱厚熄等人。这些帝王皆因失败告终,不是被骗就是被毒死。但这也无法阻止人们对长生不老的渴望,对这方面的苛求那更是惊天地泣鬼神,狂热的无以复加。所以千万年以来,有万千人们穷尽一生专注于研究和发现此类密码,但均为劳而无功,白白在历史上留下骂名。偏偏,这种好事落在了我的头上,也就是说,我掌握了人类“长生不老、返老还童”的金钥匙。怎么?你不信?是不是看我嘴上没毛说话不牢,是在吹牛?实话告诉你们,我今年已经55岁了,只是从外表看起来,我像25岁而已。不信我就把发生在我身上的真人真事说给你听,信不信由你。

事情,还要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说起。

上世纪80年代初,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全国大地,土地承包责任制,包产到户如火如荼的在各个乡村展开,农民的日子一天天好过起来,发家致富,成为万元户,是当时每个人的梦想,那时候,停滞了很多年的大学招生,才开始没几年,我刚高中毕业,考大学也不像现在这么迫切的和唯一的选择,由于家里经济条件不好,我又是独子,加上农村包产到户分了很多土地,需要我这个好劳力干活,所以我就回到了陕西临潼县xx镇xx村的家乡务农。农村的活计其实不多,春种秋收,一年最多忙活三、四个月时间,其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和一帮同龄的狐朋狗友吃喝玩闹,浑浑噩噩。

在当时的农村,高中毕业也算是高文凭了,我们村近百户人家,也没几个高中文凭的。而我本人又是那种内向型,不善于交际的性格,所以,也很少和本村同龄青年一起玩闹,而心底里时常会有蠢蠢欲动、不甘于现状的遐想。

有一天晚上,儿时的玩伴,同村的铁蛋儿,又一次来到我家闲聊,老远就是他的大嗓门:“狗儿狗儿,快出来,我们一起去书记家看电视。”

哦,忘了交代一声,我小名狗儿,大名张悦,离开了学校,也没人叫我大名,当时,文化娱乐比较少,家里有电视看的人家,更是少的可怜,我们一个村子,近百户人家,就书记家有一台14寸的黑白电视,一到晚上,全村老少,基本上都跑到书记家看电视,乡里乡亲的,书记也没辙,每天晚上,都把他们家那个小黑白电视,搬到大院子,与民共乐。铁蛋,大名张铁蛋,既是我儿时玩伴,又是我小学、初中同学,也是因家贫未读高中。

“不去了,天天晚上去,就不怕人家书记家烦了,做人要有点尺度滴”。

“不去了,不去那我干什么?总不能这样闲着”。铁蛋怏怏的说。

“我说你呀,这几年学白上了,你就不能多看一点务农方面的科技书吗?把你们家的那一亩三分地儿,务弄好,来年也好多增加点收入”。

“就你能,在学校就是书呆子,学得好又怎么样,考大学还不是没戏了,还不是要回来务农吗?再说了,你地伺弄的再好,还能成为万元户吗?即便伺弄地也能成万元户,那要等多少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