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如意

屋外,又是草药熬干了的焦味。

徐婉如躺了床上,怔怔地看着窗外的天空。

又是秋天了,这天蓝的,真是刺眼。

烟雾带着股糊味,飘进了屋子。徐婉如的眼睛眨了一下,干涩地生疼。楼下隐约传来鼓乐丝竹的声音,应该是芝园那边的筵席吧。前日里听说,陈奇可跟苏落雪的长子即将大婚,不知道,是否就是今日?

徐婉如偏了偏头,朝着芝园的方向看去。她瘫在床上,已经许多年不得自由了。

鼓乐的声音越发急了,徐婉如撑了胳膊,勉强从床上坐了起来。她挪了双腿,正打算下床,却直直跌了下去,再没动弹。

屋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脚步声停在了门口,突然有个小丫头“啊哟”了一下。紧接着,就是瓦罐打碎了的声音,哐当一下,有些钝,又有些尖锐。

“好烫!”门外的小丫头喊了一句,推开了门,急匆匆进屋,拿了笤帚布巾,打算出去收拾一下。没走几步,她却愣了一下,床上躺着的那个人,现在跌到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小丫头赶紧丢下手中的笤帚,快步走到床边,喊了一句,“夫人,夫人!”

地上的徐婉如,一动也没有动,小丫头伸了手,刚想去扶,却突然缩了回来。她回头拿了笤帚,去戳了戳徐婉如,仍旧没有动弹。

小丫头丢下笤帚,突然脸色煞白,噔噔噔,跟见了鬼似地下楼去了。

如意楼在陈府的西北边,孤零零地挨着片无边无际的竹林。过了竹林,才是陈府下人们住的地方。

小丫头飞速地跑进一个院子,上气不接下气地喊,“胡大嫂,胡大嫂在吗?”

门口两三个小儿正在嬉戏,见她着急,一个穿红衣的小儿就说了,“他们一家都去芝园帮忙了,家里就胡嬷嬷一个人,你喊大声点儿。”

小丫头缓过气了,拿了拳头擂门,“胡嬷嬷,胡嬷嬷!”

她一着急,擂地有些不知轻重,里面的人听见了,迭声应着,“来了,来了,”语气却多少带了些不善。

吱啊一声,门很快就打开了。

胡嬷嬷站了门口,倒是也认出这小丫头了,“小红,你这是怎么了?”

“如意楼的那个,那个不行了……”小红有些忐忑,加了一句,“似乎是没气了。”

胡嬷嬷皱了皱眉头,往芝园的方向看了一眼,心想王大夫说了,她就这几天的事了,谁知,竟然是今天。好巧不巧,偏偏是主人家大喜的日子。

“胡嬷嬷,你赶紧跟我去看看吧。”小红有些着急,“要不要,请王大夫也去看看。”

胡嬷嬷点点头,带着小红,去隔壁院子找人去请王大夫,自己就往如意楼去了。

两人到了如意楼,一前一后进了屋子,胡嬷嬷一眼就看见跌在地上的徐婉如了。

小红躲了胡嬷嬷身后,“先前就这样,我推了她几下,没反应了。”

胡嬷嬷瞪了一眼小红,走到了徐婉如的面前,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果然,没有气了。

“搭把手,”胡嬷嬷吩咐小红,“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