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偷了一个系统

习通是一个小偷,一个与众不同的小偷。

他可以隔箱取物,还可以隔着显示器把电脑里的人、物、马赛克拿出来。

虽然从电脑里拿出来的东西会在短短几秒钟里湮灭消失,但也不是毫无收获。

小学时,习通发现可以偷取别人的知识、技巧、经验,所以他很快就掌握了常人难以企及的学识,足以应对所有学校任何形式的考试。

初中时,习通发现可以偷取别人的运气,从那以后吉星高照,总是有人充错话费充到他的号上,玩游戏闭眼都能五杀,走路都得避开彩票投注站。

高中后,习通的能力没有任何变化,于是失望的过了三年,直到大学军训第一天,习通正坐在角落休息,班花路过的时候脚一崴投怀送抱,跌了个温香满怀。

习通有些纳闷,按照以往经验,运气是一种消耗品,最近一直都没使用能力,怎么会这么好运呢,而且还是桃花运,难道我的能力又升级了?不知这回能偷什么。

当晚,习通的微信收到一个好友申请,对方是通过班级微信群加的,一查名字,叶依若,正是那个跌倒的班花。

“该不会是想骂我一顿吧?”

习通心中惴惴,因为叶依若跌倒的时候他伸手援手,但这双手扶在了不该扶的地方,托住了不能托的部位。

虽然出发点是善良的,过程也是美妙的,但是结果可能会有点尴尬。

到现在还没舍得洗手的习通无奈叹气,骂就骂吧,我认了。

通过验证,习通琢磨着是不是要说句对不起啥的,对面却先说话了。

“谢谢。”

貌似剧本有些不对。

“不客气。”

然后对面就没有说话了,许久,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吧,终于又发来一句“晚安”,习通立刻回了一个“晚安”,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习通整晚都很不安,他一直都在想:这个“谢谢”该不会跟“呵呵”一个用法吧,“晚安”该不会是小沈阳说的“眼一闭没睁”的意思吧。

第二天,习通顶着俩黑眼圈来到操场上,找了又找却没有发现叶依若的身影。偷偷问了几个女生,却得知叶依若崴了脚不能下楼,更无法参加军训,于是请了长假。

抹了把热汗,习通在考虑自己是不是也摔一跤。

中午,习通买了一支云南白药喷雾剂,顺便带了一份饭,然后向着女生宿舍楼走去。毕竟是大家刚刚选出来的班花,住址根本不是秘密。

习通刚到目的地就发现一个手捧巨型花束的男生。那束花硕大无比,直径都有一人高了,如果没点腕力还真不一定能拿起来。

“传说中的999朵玫瑰?”习通随口感叹了一句,“这得多少钱啊。”

这话恰好被那男生听到,他笑了笑,说道:“不贵,一支也就2块钱,加起来2000块。当然,如果是情人节或者七夕节,这束花得上万。”

习通没想到对方听见了,顿时脸上一热,随即心中一惊:我哩个乖乖,有钱人真会玩。表白而已,又不是确定关系,用得着这么破费吗,如果表白不成功,这钱不是打水漂了吗?2000块,够我3个月的生活费了。

不过,看对方衣着得体的模样,顾盼之间流露出的成熟气息,显然是富二代或者成功人士,根本不把这2000块钱放在眼里。

这时候,帅哥看了看腕表,叹道:“都半个小时了,看样子今天是没戏了。”

习通对那帅哥印象不错,于是安慰道:“没事,人家刘备三顾茅庐才请出诸葛亮,你三顾茅庐,肯定能抱得黄月英。”

习通说完就后悔了,本意是想安慰,可这话听起来分明是在说对方还要再失败一次。而且,黄月英长相不咋地,小名阿丑,自己这话言外之意是对方抱得恐龙归啊。

然而帅哥洒脱一笑,“承你吉言,如果真能3次成功,我请你吃满汉全席。”

看到习通身上的迷彩服以及手里拎的盒饭,帅哥笑着问道:“学弟来给女朋友送饭?”挑了根大拇指,赞叹道:“厉害,刚大一就有女朋友,比我强多了。”

习通尴尬一笑,“不是你想的那样,普通朋友而已。”

其实都没互通姓名,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好吧。

“别不好意思,哪对情侣不是从普通朋友走过来的。加油,我看好你!”

“不不不,真不是你想那样。”习通连忙解释,“我不小心把同学碰伤了,今天过来道歉的。你看,我还带着药。”

“呵呵,不用解释,解释就是掩饰了。”帅哥从花束中抽出十几支花,“看望病人怎么能空着手呢,至少买点水果带束花啊,这个给你。”

“哎哎哎,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怎么?看不起我?还是嫌我的花晦气?”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那种意思。”

“那就拿着,快点!伸手!”

习通无奈,只能伸手接过那些花,看着对方用丝带在上面系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去吧!”帅哥握拳加油。

周围有很多围观表白的路人,他们看到表白失败都准备各回各家了,可是看到事情有了新变化,全都回过身来驻足观看。

“加油!”

“我看好你!”

“鼓起勇气,冲鸭!”

习通心中感动,这些学长学姐真是太热情、太友好了,我再继续推辞就有点不识抬举了。也罢,就顺着他们说的做吧,事后再给叶依若解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