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媒人又来

“姥姥,姥姥!癞子婆婆又来了!”

江家大妹江梅背着只装了一半猪草的背篓,背后跟着一个小毛孩儿,两个小不点儿惊呼着跨进了院门。

江梅背篓一扔,就把院门关上,一边支使着比她小了两岁的弟弟:“你快去二姨屋里,把门关上,别让二姨又听到了。”

小孩子的记性很好,上次二姨喝农药就是听了那个癞子婆婆的话给气的,好不容易才救回来了,她怕这个癞子婆婆又把二姨给气着了。

“咋了咋了?这是咋了?梅梅,你鬼叫个啥子?”杨九华正在厨房里,因为前头江若男喝药那事儿,她这两天都没出去上工,就守着她这二闺女。虽然二妮醒了之后感觉冷静多了,也说了不会再寻死觅活,但当娘的哪里能放心啊?这会儿又听到大孙女在喊二姨,一下子忍不住钻出厨房。

“你关门做啥子?哪个来了?梅梅,你说哪个来了?”杨九华手里还拿着抹布,眼看着江林一股脑儿冲进了江若男的房间,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咋子咋子?林娃儿不要去闹你二姨,听到没有?”

“哎呀,姥姥,你别喊弟弟了。”江梅冲进厨房灌了口水,拉着杨九华的胳膊,“癞子婆婆又来了,还有个婆婆,跟她一起的,又朝我们屋头来了。”

“安?你说啥子?”杨九华被大孙女噼里啪啦拉着顿了一下,反应过来脸色都变了,“癞子!你说癞子过来了?你看清楚了,是到我们屋头来?”

江梅一抹嘴巴:“姥姥,准没错。我就是看到癞子婆婆,又听到她们说二姨的名字,我才抄近路跑回来的。那个癞子婆婆怎么又来了?姥姥,她会不会又把二姨气到啊?”

说到最后,江梅脸色已经变的忐忑起来。

她没见过死人,那天却是眼睁睁看着二姨喝了农药之后口吐白沫,又因为剧痛挣扎露出了狰狞的模样,简直太吓人了。想到从来都温温柔柔爱笑的二姨,在癞子婆婆上门之后都会关上门哭一场,前天更是被气到喝农药,江梅就对那个老是不请自来的癞子婆婆十分不喜。

尤其那个癞子婆婆长相十分尖酸也罢了,偏生一句句的话,什么“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什么“人都不清白了,读再多书也没用”、什么“人要有自知之明,野鸡就是野鸡,成不了凤凰”……即便是江梅还不全懂,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可偏偏一向泼辣能干的姥姥,却对这样的侮辱无力反驳。反正每次这个周癞子一来,二姨哭,全家哭,小小年纪如同江林,都本能的厌恶周癞子上门。

“姥姥,咱们就别让她进门了。”江梅想到什么就说了出来。

杨九华何尝想让周癞子进门?但这个婆娘就是个混不吝的性子,若是不让她进来,不知道在外面又说些什么。恐怕到时候大家就不只是背后指指点点了,二妮就当真是门都别想出了。

想到这里杨九华心中就难受,她苦命的二妮啊!

这是造了什么孽哟,眼看着都要毕业了,那可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啊,可咋就出了这种事儿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