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忽如其来的败落

南京府北城门的碧波湖边。

春日的早晨阳光特别明媚,春风吹过大地,远处的湖面荡起阵阵波光粼粼。

湖边小道上的杨柳随风轻轻摆动,仪态万千,犹如无骨的美人在空中轻舞,美不胜收。

“小五,你快回去吧,爹娘问起,就说我外出游学去了,等到冬尽春来,我就会回来,到时任由他们老人家处置。”

尚家嫡出四公子尚誉一本正经的说,然而就算他再怎么伪装也掩盖不了他那笑脸下隐藏着的雀跃。

对离开尚候府,离开父母的羽翼,独自学习如何翱翔的那份期待。

尚小五十分鄙视的朝尚誉比了个倒拇指。“现在说得天花乱坠,别出去两天就哭着鼻子回来。“

尚小五本叫潇如尘。

作为一个穿越者,潇如尘从出生起就知道,她是眼前这个顽劣不堪却自以为无所不能的尚小四指腹为婚的未婚妻。

“这次我一定不让你们失望,待我学了一身好本领,再把我心爱的倩儿娶回来。”

尚誉自大的畅想着与自己心爱的姑娘成亲的画面。

“等你学到本领再说吧!”潇如尘瘪着嘴表示对尚誉的自夸自大十分不屑,却依然不忘叮嘱道:“出门在外自己可得小心一点,别被繁花宫的人抓回去当压寨老爷!”

尚誉噗嗤一声,笑着说:“我乐意之至啊。”

撇撇嘴,潇如尘翻身上马,身后的丫头碧莲也跟着翻身上马。

“看把你得意的!人繁花宫未必能看得上你,你好自为之吧。”

潇如尘说着,已经将马儿掉了个头,手里的鞭子往马屁股一抽,马儿朝前奔去。

跑出没多远,潇如尘便把马儿喝停,在拐角处看着尚誉,直到尚誉笑着摇头转身离开,她才骑着马慢悠悠的往城里去。

潇如尘生在尚候府,身母在生她的时候难产,当时若非她胎穿而来,只怕死的是一尸两命。

听说她的生母跟侯夫人早先就为她跟尚誉指腹为婚,所以潇如尘这个'未来儿媳妇'从小就在尚候府长大,说是童养媳一点也不为过。

尚候府的人对她就像自己家人一样,各种疼宠毫无节制,而她跟尚誉这个'未婚夫'之间的兄妹之情最为深厚。

尚誉没办法把潇如尘当成未婚妻,潇如尘也没办法把尚誉当成未婚夫,所以尚誉带着一个随从离家出走,去学真本领娶心爱的姑娘了。

“姑娘,您既然担心四公子,就该跟侯爷夫人说。”

碧莲骑着马跟在潇如尘身旁,天真灿烂的提醒。

潇如尘摇摇头,叹息道:“小四都已经十六了,也该出去历练历练才行。”

她的一席话惹得碧莲呵呵傻笑,未了还说了句:“姑娘今年也不过十五不到,说出这样的话旁人还以为姑娘已经出外历练过了…”

潇如尘白了碧莲一眼,嗔道:“你这个丫头,怼起自家姑娘来了!”

碧莲吐吐舌头,跟在潇如尘身后策马进了城门。

城西朝阳街永华巷被人围得水泄不通,潇如尘兴奋的说:“肯定是张家那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大公子又闯祸了,碧莲,咱们快去看看去。”

巷子聚了那么多人,碧莲牵着马根本就挤不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