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病人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

阅读完书首的词句,王维放下手中的三国演义,仰躺在椅子上,似是回想着书中那刀光剑影,宏图霸业。

深夜,医院,惨白的灯光,一个人的办公室,此情此景,若不找点儿事儿干,王维恐怕会被医院的阴森气氛刺激的头皮发麻,如此,哪怕这本三国演义早就被王维翻烂了,他也不由自主的再次从头读起。

直到敲门声响起。

“王医生,有新的病人马上就到,刘哥正在准备手术,他叫你赶紧过去。”

门外传来清脆的女声,王维闻言一个激灵站了起来,他飞快套上白大褂,拉开门,对着小护士笑了笑。

“知道了,就去就去,对了,明天有空么?”

嬉笑的表情,顿时惹来小护士一个白眼,小护士理都不理王维,只是摇曳着身姿渐渐走远,而王维,也没在乎小护士的冷落,他换好衣服,一溜小跑的来到了镇医院的唯一一个手术室当中。

推开手术室大门,主刀医生,第一助手皆已经就位。

“快点儿快点儿!”

刘宇通——也就是王维的上司,整个镇医院唯一一个外科主刀医生毫不客气的对王维说道,而王维,只是对着第一助手耸了耸肩。

第一助手则眯了眯眼睛,口罩下的嘴蠕动了下,仿佛再说:“实习生没人权,老弟别慌,我就是这么过来的……”

简单确认过眼神,王维当即走上前,看向了手术台。

只一眼,王维便感觉牙花子发麻。

“这是黑社会火拼,还是碰着黑瞎子了……”

手术台上患者的模样,绝对说不上好……

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宛如婴儿的嘴一般不断蠕动着,这伤口似是刀伤,又像是被野兽撕咬所致,大量的血液滴淌而下,伤者的胸膛也只是轻微起伏,明显离死不远。

王维敢确定,“离死不远”这句话绝对不是诅咒,而是过往五年医学院生涯所带来的职业素养!

“三号刀具。”

“钳子。”

刘医生发号施令着,气势倒是颇足,但很显然,在这个名叫绿水镇的东北小镇的唯一一个镇医院里,又哪里有什么靠谱的主刀医生?

整场手术到底还是走向了不出乎预料的结局。

“手术失败,死亡时间2019/8/7日凌晨1点13分,通知家属吧。”

刘宇通摘下手套,仿佛完成了任务一般舒了口气,眼角的余光扫向尸体,却突兀发现,在那开膛破肚的尸体当中,隐约有红光闪烁。

“这个是……”

刘宇通纳闷的盯着红光闪烁的地方,直到他重新戴上手套,摸向了尸体。

一旁的王维和第一助手倒是没发现奇怪的红光,两人正整理着刀具,便看到刘医生在尸体上摸摸索索,好一副猥琐的样子。

“这可是个老爷们啊……”

王维的贱气还未彻底发作,就看到刘医生抽出手,其沾染着鲜血的手套上,赫然握着一颗血红色的晶体。|

“这个……又是个什么器官?”

要么说王维间歇性嘴贱么,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压根就不是人体器官——哪家的人体器官长得跟个血玛瑙似得?

老刘狠狠白了王维一眼,没做声,他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血色晶体上,只见其内部光晕流动,手术室中的白光洒下,映射在晶体上,呈现出一副美轮美奂的样子。

一时间,在场的三人尽数沉默下去。

直到“啪”的一声。

一丝裂痕骤然出现在晶体之上,这声音打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