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 真的委屈

这回李和泽动了,他揪住小厮的衣襟怒问:“开泰呢?!”

“老爷,没见着公子。”小厮低眸,不敢看李和泽那双冒火的眼睛,生怕自己成为被迁怒对象。

李和泽狠狠放开小厮,“继续给我盯!我就不信他敢对我孙儿怎样!”

“你还等什么?包飞达去一趟万宅,儿子就送回来了,你就去把开泰接回来,又能怎么样?”被儿媳哭烦的李和泽老妻拄着拐杖从侧门进来。

李和泽今年六十四,比她还小三岁,不过此时两人脸上,也看不出那相差的三岁。

对老妻,李和泽还是敬重的,他收起脸上怒容坐下,“那个万澈,做了这么多天的乖孙,他的靠山终于来了,他能轻言放过我?”

“我只知道你不去,开泰就回不来!”李老夫人跺跺拐杖道。

“你妇道人家懂什么?我李和泽又没犯国法,他凭什么扣着我的孙子?且先让他扣着,过两天我再找他要个说法!”

李老夫人见劝不动夫君,只得长长叹气,任凭儿媳如何哭求也不劝了,他清楚李和泽的脾气,决定的事,谁也改变不了。

李家不动,牛家却动了,就在得知包飞达去过万家,然后包俊便被放出来后。

牛正仔仔细细询问了弟弟去五味居的所有细节,牛越在兄嫂面前来回详述了三四遍,一再声明自己没有为万家给宋提辖送信,一再声明那信真的是推荐牛家的鱼,一再声明那单子只是要置办些厨房用品,真的半点没提宋提辖。

“信呢?”牛大夫人抹着泪伸手。

牛群无奈,他抱着头蹲在地上,“大嫂,不是跟你说过很多遍了吗?信我给五味居的张掌柜了!”

“我不信!你一直想巴结上五味居,是不是你为了巴结五味居,然后偷偷替万家卖命!你卖命就卖命,做什么要害我月儿?我月儿一个姑娘家,在别人家住一晚,以后她还要不要做人!还要不要嫁人!”牛大夫人立刻哭天抢地起来。

牛越瞬间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他真的什么都没做!怎么就成这样了?

“兴许是我们多想了,那包飞达去一趟万家,儿子就回来了,大哥,要不你也去一趟?”

“去,你快去!”牛大夫人立刻推自己夫君出门。

牛正本来还想观望观望,奈何夫人力气大,他硬生生被推出了门。

然而,他刚出门,一队士兵便把牛家团团围住了,那些士兵步伐稳健,寒目似有杀气,根本不像新兵,往牛家门口一站,吓得牛家家丁门都不敢出。

“军爷,为何要围着我牛家?”牛正抓住百夫长问。

百夫长先撇开他,然后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眼,“你就是牛正?”

“是,我就是牛正。”他忙不迭点头。

“那就对了,有人举报你多项违法乱纪行为,万大人正在彻查,彻查期间,请你们配合调查。”百夫长那毫无感情的语调,莫名给春夜添了几分寒意。

牛正立刻想起包飞达,难道是他出卖了牛家?不能够啊,牛、包、李、邵、宋、焦这几家可是世交,且互为姻亲关系。

“军爷,不知我女儿可否能送回来?”他又问。

百夫长这回却不说话了,冷冷瞟了他一眼,便吩咐属下道:“今日起,一只苍蝇也不准飞出去。”

“是!”掷地有声的声音,响彻黑夜,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