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 是她先不要

一阵风袭来,把隔壁院种的栀子花花香带了进来,令人心旷神怡。

可此时万朝云却微微一愣,她回头审视的看向小李子,“陈大人竟知晓此等小事?”

“陈大人见过万公子,万公子谁也没提,独独常提万姑娘,说万姑娘做的吃食最得他心,就连五味居最好的师傅都及不上。”小李子早已想好说辞,不管怎么问,都能答得上来。

“好说,我这便去准备。”万朝云已看出小李子不可能透漏更多消息,便也把他让给万澈,万澈也有许多话要问。

她回到自己屋,打开窗,然后趴在窗厩上望着天空,天上白云悠悠,散了又聚,聚了又散,永无止境,仿佛不知疲倦。

“当年他登基的时候陈谦已经死了,陈谦不可能知道自己是后来的贵妃,既然没有后面的记忆,那这一切就很有问题了,他为什么要示好?”

示好?

万朝云发现一个关键点,重申温家旧案,召见万朝衍,千里迢迢到螭南县,还要带吃食回去,这分明就是示好。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一个没有后世记忆的人,不应该这样做。

难道是承天帝?

也不对,承天帝驾崩后他才得以登基,承天帝也根本不知自己会成为他儿子最依赖的皇贵妃,既然不知,又何来示好?

突然,脑海里浮现一张脸,那张无比熟悉,而又显得陌生的脸。

不可能!

万朝云拼命摇头,她不能接受林见深重生的事实!

可如果不是林见深重生了,那又如何解释这一切?

但如果他真的重生了,那么,他做这一切的目的是什么?

把她的家族从水生活日里救出来,然后她就不用入宫,不入宫就不会遇到他?

不遇到他,就不会嫁给他?

他竟如此不愿再见到自己吗?

突然,万朝云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前世便是这般,她生气了,他便远远避开,直到她自己消气了才会出现。

可能是真的不愿再见到自己吧,毕竟后来他们已形同陌路,他也知晓自己并不稀罕那权倾后宫的凤印,要的不过是他还如曾经那般心里有她。

既做不到把心交付,便不再相见,其实也挺好,于他好,于她也好。

可是,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甚至很生气。

要先说不愿,那也应该是她!林见深有什么资格先提从此不要相见?哪怕是这般拐弯抹角的也不行!他们之间,是她先不要他的,从一开始便是!

“朝云,出来接旨。”温氏的声音传来。

“来了。”收拾好心情,她起身离开屋子朝前厅去。

五个人中,只有万朝云和万澈没沐浴更衣,温继华换上万澈的衣裳,竟分外合适。

香案设在院中,温老爷子跪在前头,随后是温继华,温氏和万澈稍后一步,并排跪着,万朝云跪最后,然后才是下人奴仆。

想着心事,圣旨念了什么,她也没听清,整个人都处于游离状态,脑子嗡嗡的。

直到圣旨念完,小李子提醒“万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