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 我不生气

窗外,几瓣桃花随风飘落,打了几个转儿被吹进了屋子,万朝云伸手恰好接住,看着手心粉色的桃花,她微微一笑。

“想什么?笑得这般开心?”门外陈谦的声音传来。

万朝云寻声看去,陈谦被鱼渊扶着站在门口,“先生,进来,柳眉,给先生搬椅子。”

“能走了我便想起你让我陪你看花,便过来了,不若把椅子搬去屋外?”陈谦让开身子,露出身后那几树桃花来。

万朝云忙点头,又吩咐柳眉:“去搬茶几,对了,前年从南边来的茶海也搬过来,上今年的新茶。”

鱼渊微愣,没想到如雷贯耳的万小东家会有如此热情的一面,按理来说她这样的人不该如此热情才是。

“鱼大夫,我正好有事请教你,还请移步随我来。”宋是真很默契的支开鱼渊。

鱼渊把陈谦扶到柳眉刚搬来的椅子上坐定,然后拱手告退:“晚辈先告退,陈公若有不适,请随时叫唤晚辈。

“辛苦了。”陈谦微笑道。

“不辛苦,应该的。”他说罢跟在宋是真身后退了下去,宋是真在万府没有单独的院子,她到京城,都住长喜院,把人领出院子后,她左右环视一周,发现无处可去。

鱼渊聪明得紧,看出她此刻无处可去,便道:“宋庄主,鱼某有些新研制出来的金疮药,不知宋庄主可感兴趣?”

“哦?那必然是要去看看。”宋是真立马来了兴致。

“宋庄主,请。”鱼渊心中颇为紧张的做了个请的手势,他没发现的是,此时他额头已起了细细密密的汗。

长喜院,柳眉把茶罐拿过来,又生了火,才道:“姑娘,需要奴婢给您烹茶吗?”

“不用,我自己来,你去门外守着。”万朝云吩咐。

“是。”柳眉端着茶盘与蔷薇对视一眼,两人无奈的下去了,守在门口,谁也不许进。

这些年过去,桃树已长得颇具规模,虽未曾遮天蔽日,却也极阴凉,尤其是花儿错满树冠时,看起来粉盈盈的,仿若仙境。

“先生,我娘已答应不反对咱们的婚事了。”万朝云迫不及待要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陈谦听罢没表现出惊喜,他微微一笑,提起茶壶开始烹茶,“你父亲已告诉我了,你啊,明明是我该做的事,你却代劳了,让我有种要吃软饭的感觉。”

“先生觉得不好吗?”万朝云颇为受伤的问,“也不惊喜。”

“心疼你。”陈谦仔细的把新茶放入沸水里,闻言满目深情的看她,“我怕我惊喜的样子不够稳重,所以,我现在才来见你,方才,我想了很久,你如此待我,我该以何为聘。”

“先生把自己给我就好了。”万朝云不在意的道,“我不在意那些的,不管先生以何为聘,我都是要嫁给先生的,先生不可不要我。”

“跟我,委屈了你。”他把沏好的茶挪过来,说得随意,心中的紧张和欢喜却瞒不过万朝云的眼睛,他握茶杯的手都抖了,是以才把茶杯放在桌面上,然后慢慢挪过来。

他在极力的忍耐心中激动,保持着持重稳当。

万朝云当做没看到,只望着他的眼睛摇摇头,“不委屈。”

“以前娶家起的母亲,三书六礼,都是母亲准备的,但你不一样,我总觉得,紧紧规仪里的聘礼不足以表达我对你的重视,方才我特意去见你外祖父。”

“我不生气,先生本便长我几岁,你娶妻是父母安排,我若想怪谁,也怪不上,怪只怪我生不逢时。”她低头,手指绕来绕去的,心里还是有些不痛快。

虽然她知道吃醋没什么道理,但心里还是很不舒服,说到底她只是一个继室,不是原配,继室在原配坟前,是要执妾礼的。

陈谦看出她不愉快,但也没办法,这是两人必须面对的事实,“你外祖父说,南边的铺子和作坊都被郕王霸占了,商行现在已无力维持高福利,甚至还要裁员,戊戌商行是你一手扶植起来的,我不忍它就此陨落。”

“恰好,天下大乱,洗牌开始,我以天下为聘,娶你为妻,商行的事你放心,我会为你处理好,其他的,你看上什么就跟我说,哪一州,哪一城,或者是这天下,只要你要,我便为你取来,我没别的本事,只能做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了,天上的月亮,星星,或者太阳,我没法给你摘,但别的,任你喜欢,都可以。”

万朝云的心情,立刻雨过天晴,她好奇的挽着陈谦的手问:“现在,我若看上曲田行省,你能把它变成我的吗?”

“这有何难?如今离国和郕王双双大兵压境,只要运作得好,天下立刻四分五裂,诸侯割据,占地为王,到时候以落叶山庄的实力,想要区区一个曲田行省还不是手到擒来?”他语气轻松的道。

万朝云没有怀疑他说的话,她又问:“若我要青州呢?”

“青州周立行与你家关系向来不错,宋提辖又是宋姑娘的父亲,只要稍作挑拨,让朝廷彻底失去民心,他们自然便愿意听命于你。”

“这样天下彻底大乱,商行还能开下去吗?”

“自然能,只要合作谈得好,为何不能开下去?而且,甚至可以更好。”他风轻云淡的饮茶。

“如此一来,便与先生的初衷相违背,先生悲天悯人,不想天下大乱吧。”万朝云不想他因为自己而改变行事作风,她会心疼。

陈谦轻笑,“所以小朝云到底看上了什么?其实,天下一统,我也可以让曲田行省是你的,青州也同理,并不需要用乱世来达到目的。”

“不想你那么辛苦,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好好的。”

“你可以什么都不要,但我不能什么都不给,金银玉器你有很多,宅邸院子也不缺,这样,我先帮你把商行危机解决,然后再迎娶你过门,可好?”陈谦打商量的语气。

万朝云没做考虑,立刻点头,“都听你的。”

她怎么忍心让他如同吃软饭般娶自己?虽然不需要他为自己做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