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 战事

万府其乐融融,而遥远的前线却尸痕遍野,血流成河。

丹水,数万里长,水深最浅也有一人高,江面平均宽有差不多二千米,水流湍急,波涛汹涌,养活了无数人,也要过无数人的命,这是大兴最后一道屏障,若在丹水收不住,郕王的大军将直逼京都。

而离国与大兴的边界,最繁华最关键的西凉城,就在万朝云醒来的第二天,正式城破,恭王迫不得已,退守上阳关,她没有向朝廷请求增兵,因为她前不久刚分出部分兵力支援楚沐阳,不然西凉城也不会如此之快便城破。

又过了数日,万朝云的身体好得差不多了,能正常的吃喝行动,也可以处理一些商行事务,不过老爷子心疼她,没让她操劳,其他人也似乎知晓她在绣嫁衣,均是没打扰。

只是她的绣活儿实在太差,废了无数料子,也没绣出一角。

又废了一块料子后,她丧气的嘟嘴,“真的太难啦!”

“什么事能难得住我的小朝云?”陈谦负手进来,他有鱼渊亲自调理,恢复得也不错,起码在万朝云这里,他日益精神。

万朝云立刻放下针线迎上去,然后挽着他胳膊,撒娇道:“绣活儿真的太难了,先生一定要帮我把商行最好的绣娘抢回来。”

“好啊,保证给你抢回来。”陈谦宠溺的捏了捏她绯红的脸颊,“嫁衣一时半会绣不了,不如给我做个荷包?我看别的小娘子都会做几个给情郎。”

“先生要出远门?”万朝云立刻警惕问。

陈谦轻笑,“你啊,太聪明,什么都瞒不住你。”

“一般不都是情郎要出远门,然后小娘子才赠送荷包?先生要去哪里?我能不能一起去?”

“西凉城破,我要去一趟离国。”他说罢坐下来,“你在京城等我,不会去太久,很快就回来。”

“为何要去离国?”万朝云蹙眉,不想他去冒险,“你在京城坐镇不好吗?”

“离国摄政王是个狠人,一般人去了没用,目前朝廷已无兵力抵抗离兵,我需得亲自去,乖,好好在京城等我回来。”

“那你什么时候出发?”虽然很不希望他去冒险,可又怎么忍心把他拘着呢?应该相信他能处理好的,既要做夫妻,这点信任是最起码的。

“现在。”

万朝云:“……”

她怒了,把他的手一甩,便不高兴的道:“那你还要我给你做荷包!”

“你先做,我回来给我,可好?”他把万朝云揽进怀里,紧紧抱着,“知道你绣工不好,所以给你时间慢慢打磨,免得你觉得没面子,但也要注意莫要伤到眼睛,哪怕荷包上什么也不绣,我也不会嫌弃。”

“先生,我想跟你一起去。”万朝云撇嘴,反手抱着他的腰,头深深埋在他怀里,闻着淡淡墨香,莫名的便觉得无比有安全感,“我舍不得你。”

“你娘好不容易答应不插手咱们的事,莫要再她生气了,可好?”

“嗯。”万朝云不情不愿吱了声,若跟着去温氏确实会生气,“罢了,那你早去早回。”

“放心,肯定早去早回。”他在万朝云额头上一吻,保证道。

“带上鱼渊,他医术比素怀好。”万朝云不放心的叮嘱。

陈谦失笑,“带上了,你不说,他自己也要跟。”

“羡慕他,能跟着先生。”

“傻。”陈谦又抱了一会,才把怀中的人儿放开,“在家等我。”

“嗯。”万朝云点头,眼眶早已蓄满泪水,被他放开的那一瞬间,心突然便空落落的,总觉得有些不祥,可她不敢深想,只拼命忍着泪水,然后望着他远去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见。

陈谦离开京城没多久,丹水便发生了一件事。

丹水北岸,悄无声息的迎来了位武将,负责警戒的士兵立刻大喊:“敌袭!”

“别误会,别误会,我是来投诚的。”武将双手伸开,手中无兵器,单枪匹马,没有带任何人。

警戒的士兵还是不敢大意,立刻引来一小队人马,用兵器压着那武将去见了陆镇南。

陆镇南,负责水战,楚沐阳不在,他便是这一带的最高将领,之前也有武将前来投诚,不过有几人是陈谦写了书信过去,他们才带人过来的。

纵是如此,郕王的队伍也飞速扩张,抄了戊戌商行的铺子和作坊后,数百万两银子到手,招兵买马的军饷便暂时不缺了。

听说又有人来投诚,陆镇南立刻要亲自接见,毕竟有可能是陈谦的人。

“你叫什么名字?”他俯瞰下方跪着的武将问。

武将看起来很年轻,二十五六岁模样,长得极为面善,给人第一印象便是正直。

不过陆镇南不是那种看面相就会轻易相信的人,是以,他的态度冷冰冰的。

“末将姓周,名寺良,曾是正五品武节将军。”周寺良不卑不亢答道。

“为何要跟随逆王反叛?”陆镇南极为威严的问。

若是一般人,怕是要缩一缩,这周寺良却面色如此,且答得飞快,“陛下废除陈公新法,逆王为陈公抱不平,末将以为逆王是个好的,没想到却打着陈公的幌子行大逆不道之事,末将之前被懵逼,做了错事,现在明白过来,不愿再被逆王利用,还请将军给末将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理由很充分,陆镇南也挑不出什么错来,之前温继佑的一篇檄文揭露了逆王此罪行,只不过在南方是逆王的势力范围,檄文传进去立刻便收走了,好些人并不知。

“你是如何得知逆王罪行的?”他又问。

“之前几位将军离开,末将便心存疑虑,暗中查了一下,这才知晓,原来温大人的檄文在南方根本未有大规模流传,不过纸包不住火,终有一日,逆王的罪行会大白于天下!”

“这般说来,你并不知晓他们几个为何从逆王阵营中脱离?”那几位将军之所以离开,是陈谦的信起了作用,而不是他们自己有觉悟,甚至在他们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