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祸起

极寒之地。

极寒之地的厉害之处不在乎凶险,而是诡异。

相传有一位大能闯进极寒之地想画下一副地图供世人传阅。奇怪的是等他画完眼前的冰山时,发现自己脚下已是平地;至此地图之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凡闯进极寒之地的人,幸运活着回来的皆在少数,不幸运的人………没人知道在他们遭遇了什么……可能是遭遇了不幸吧。

关于极寒之地的传闻有很多,有人说那里有陆地;也有人说极寒之地的尽头是蓬莱仙岛;有人说那里有大恶的魔兽;众说纷纭,但是唯独没有旷世奇宝的传说

极寒之地满是冰原,千年的寒冰固如磐石,任是一把利剑刺下去,不出半点星痕。

亮的直刺眼球的寒冰将昏朦朦的天空映照得昼夜不分;超低温将本应该待在半空的水汽拉扯进冰面里,整个空间又干又燥又冷得慌,让人片刻也不想多待。

在极寒之地的深处,有人影晃动,他们穿着御寒玄衣,貂裘锦衣,或是佩戴寒冰蚕丝帽等御寒配饰,他们手提长剑,冰棍或是大刀等各式各样的玄级灵器,灵器热气未散应该是刚完成一场战斗,四周还残留着一圈圈冰墙破裂的基底痕迹。

这些人都是云瑶大陆的最强者,他们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成神!!!

他们正在商量怎么破了这神级大阵。

突然间,轰隆隆!!!!

千年的寒气排山倒海而来,地面上的冰川被席卷而起,惊涛骇浪般,似恶水里吞海兽的巨口要将众人吞入腹中。

一时间,强悍的杀气从阵中冲撞出来,众人急忙用灵力,法宝护身;而那些来不及防御的人直接被杀气分割,被冰川吞没了残碎的尸体,落在冰面上成了一块略凸起的冰块。

这些都是云瑶大陆最顶端的强者,在极寒之地竟然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细思极恐。

众人对死去的人没有多大感触,也没有打算将冰川上的尸体冰块抠出来收尸。居然来了极寒之地,生死早已置之度外。

在冰川翻起白烟之后,一座冰雕宫殿从中浮现,肉眼可见宫殿被冰雕装饰的尊贵奢华,美轮美奂,隐约有神秘古老的铭纹流动。

众人看到宫殿后,有的神往;有的贪婪;有的喜极而泣;有的更是癫狂大笑。

什么生死大难?什么诡异莫测?哪里比得上这长生不老!!

刚刚的生死危机并没有让他们忌惮。

陈道说这里有超脱这片天地的宝物,果然是真的。

应陈道之邀果真是明智的选择。

而此时的陈道,双目中闪过一丝茫然;那群人到底是要干嘛,难道让自己来寻宝的?没有听说极寒之地有奇珍异宝呀?

如果真有宝藏,那自己就是双倍收获了,陈道心中暗喜。再看宫殿时眼里满是贪婪,颇有势在必得之意。

众人就地盘坐,纷纷从储物戒中拿出丹药疗伤。极寒之地的灵气带有阴寒吸不得,多少人冒死吸入体内被封住奇经八脉最终不过是一个活死的寒冰人。

陈道见众人疗好伤,稳中带急冲众人道:“大家再加把劲,这个大阵很快就破了。”他比所有人都好奇神级大阵内有什么。

“哈哈,多谢陈兄能带我兄弟二人来此秘境。”一位风仙道骨,充满书香气的年轻男子作揖说到。果然是修真无岁月,活了上千年的人竟像是少年一般。

“谢兄,客气了。极寒之地就连灵气都充满寒毒,若非诸位舍命陪我,就凭我一人恐怕连极寒之地的边缘都没敢靠近。”

“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将阵法解开,说什么客套话。”一个满脸胡须大汉嚷嚷道。胡须大汉落了陈道的面子,陈道也没敢说些什么,谁不知道这胡须大汉修为高,若不是被困在这片天地恐怕就飞升了。再加上这也说出了众人的心声,这些人各各都是活了上百年的老怪物,都等着飞升续命。这时候争吵,没准还会挨顿揍。

陈道心中冷哼,他们要是知道根本没有什么宝物,就是坑他们来协助自己完成那笔交易的,恐怕要活活气死。这些人个个都以为自己要飞升,什么绝世宝物,灵丹妙药都留给后辈,到时候想要他们死在极寒之地简单不过。

“这个自然是要问郭老了。”郭无江对阵法的了解说是天下第二,没人敢占天下第一。

“这神级大阵我也是第一次见得,之前陈老弟给出的破解法,也只能用到这里,剩下的最后一层只能靠运气了。”一位骀背鹤发,神情严谨的老者回道。

众人虽然有点失望,但并没有露出不满,神级大阵整个云瑶大陆只有这一处,郭老破不了试问天下谁人能破。

“大家愿不愿意赌一把?”郭无江突然严肃起来,语气间有迟疑有恐惧有希冀。

看来这个赌不简单啊。

“我找到了一个阵眼,我们合力攻破阵眼。运气好的话,就破阵成神。运气不好激发阵中阵,引起大阵爆发,最后都丧命于此。”郭无江接着说,话语平稳了,已然是做出抉择。

“哼,我活了几百年,毕生追求武道的最高境界,就算被大阵所伤,我也无畏。”

“就是,都敢进极寒之地,还害怕这些不成。”

赌!一些年轻一点的,不着急续命,但是在成神这个巨大的诱惑面前,也甘愿赌一把。

“好,那便开始吧”郭无江也没有废话,指引众人向大阵灵气薄弱的区域攻击。众人也不藏拙,各种大招净出,宫殿外围的冰雕都被轰成雪雾,众人势要将阵法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