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南分舵之战7

林白站起来,直接朝幽灵石飞了过去,想伸手去抓幽灵石,却被幽灵之光给弹了回来。庄赤白说:“你觉得这颗幽灵石有问题?”

林白说:“你看,我父亲眼里的绿光颜色不深,而且他不像林生对声音有反应,我猜可能还没被制成僵尸,所以需要吸收幽灵石的能量,我想只要撤掉幽灵石,我父亲就可以不用成为僵尸了。”

庄赤白点点头,他说:“这颗幽灵石里面涌动着地狱之光,能量非常强,不好摘。而且它能浮在半空中应该是被下来咒语。”

林白摘下了随身携带的黄色永生石,对着幽灵石照去想看看会发生什么反应,祁连最近总是莫名其妙地出现各种各样的石头,他存着侥幸的心里,也许这些石头之间有着某种关联。瞎猫碰死耗子,还真让他猜中了,只见耀眼的白光慢慢黯淡下来,好像收回到幽灵石里面。随着光线全部收回,幽灵石“嗖”一声飞向黄色永生石,两颗石头紧紧的粘在一起,两颗石头流光溢彩,熠熠生辉。而随着白光消失,林叶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散发着绿光的双眼死死地瞪着石棺,模样甚是恐怖。林白和庄赤白走近石棺,探头一看,里面竟然是绿油油的药水,也不知有什么用,不管如何肯定和僵尸有关,这等阴狠的东西就应该被消灭,他们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那药水到了出来,把石棺弄干净,把林叶放了进去,把他的断手也放了进去,然后把棺盖盖上。林白想着林叶始终望着石棺,好像有某种留恋,再说频繁的移动尸体让他不能安息也是种罪过,林白放弃了原来把林叶送回永生林的想法,就让林叶在这南分舵安息,出去之后就把这地下室封了。两人把一切料理妥当后,已经累得气喘吁吁,背靠背坐在地上休息。庄赤白问:“你觉得会是谁,什么目的?”

林白懒懒地答到:“不管是谁,通天教肯定插一手,先是霸王刀,再是我父亲的尸体,凡熙弦或是林雍总有一个人有份,可惜凡熙弦不知所踪,林雍不叛变,我也不好下手。但是总有一天,这些人统统都要到我父亲眼前赎罪。”

庄赤白说:“这驱魂术现世,江湖怕是不会太平了。”

林白说:“江湖何曾太平过,只不过是停久必战,战久必停而已。”

庄赤白点点头说:“祁连的战火终究要燃起来了。”

两人休息了一会儿后,摸索到开关,出了这地下室,一出去,林白就把机关捣毁,从此再也进不去出不来,让他父亲真正休息。两人刚出来一会儿,林逸清,林逸萧和博迩一起跨进大殿,见林白和庄赤白一副乞丐的样子,想笑又不敢笑,使劲憋着的样子像是便秘。林白见他们都没什么损伤,沉声问道:“都解决了,损失大不大?”

林逸清用想骂街的声调说:“大哥,我们都被骗了,那根本不是什么僵尸就是木偶人,身上带磷的那种,用火烧就会爆炸,博迩的人马损失了一些,其它还好,不知谁这么恶趣味,制造木偶僵尸,绝对心里变态。”

林逸萧喘了口大气说:“这下我终于可以睡觉了,不用再想那些头发丝。”

林白瞟了一圈没看到张合,他满腹狐疑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