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签订合约

富丽堂皇的独栋别墅,挑高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

苏家别墅里,苏薰挽了个优雅的发髻,小巧的瓜子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全身一身奢华的专

这是b市最好的酒店,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而今天被包了场,因为要举行商业名流门从法国巴黎定制的婚纱,整个人温婉动人。

坐在一旁冷眼旁观的养母王丽娜恶狠狠的对她说“如今,你也算攀上高枝了,嫁进欧阳家,你也就算欧阳家的人了,你要讨好欧阳昊天,好解救我们苏家的危机。”

苏薰沉默的低下了头,摆弄着手指,没有搭话。

王丽娜走到跟前,狠狠的掐了一下她的胳膊“贱坯子,我给你说话听到了没?

别以为嫁进欧阳家就飞上麻雀变凤凰了,没我们苏家你什么都不是?“

苏薰漠然的抬起头,锐利的眼睛直盯着王丽娜。寒光似的目光,盯的王丽娜后背有些发寒。”

王丽娜的女儿苏婷这时嘲讽的说到,“这还没进欧阳家大门呢,就敢对我妈这么轻视,进了苏家大门还不知尾巴如何翘上天呢?

苏薰紧紧的握住拳头,再也忍不了,抬起头,说够了没有?

苏婷说“瞧,踩到她痛处了,还发脾气了,下贱坯子就是下贱坯子,说她两句就受不了!

接着把放在茶几上的的水直直的泼在她的脸上,对王丽娜说,走,妈,不和这个贱人一般见识,说着扬长而去。”

等到她们走后,苏薰再也忍不住,眼泪决堤而出,她已经一再忍让,为什么她们要苦苦相逼?

因为养父的公司资金链断裂,想要通过联姻的方式获取融资,本来决定要养父的亲女儿苏婷嫁过去,奈何苏婷死活不愿意嫁给一个传闻是恶魔的男人。

养父威逼利诱决定让她代替苏婷嫁过去?

苏婷不愿意,难道她苏薰就愿意吗?

可是纵使她的心中有万千个不愿意,可为了那份养育之恩,她成了她名义上姐姐的替身,嫁给了欧阳昊天,一个人人口中的恶魔。

而她所谓的丈夫,整整大了她十岁。

她只不过在一张纸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便赔上了她的一辈子

而她知道,在她答应做替身的那一刻起,一切都远离了她,

就在这时,汽车的鸣笛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她抬头往窗外看了一下,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停在了别墅边上。

里面的人下车说到“我是欧阳家的管家,我姓王,苏小姐,总裁派我来接你。”

苏薰一愣,她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望着精致的房门,忽然生出一股浓浓的恐惧来,只要踏出这个房门,她就成了别人的妻子。

一个她从未见过,丝毫没有感情基础的男人的妻子。她不想出去,她不想结婚。

可是这一切由不得她,养母的苦苦相逼,养父的冷眼旁观,让她的心如坠冰窖。

并且这些年的养育之恩她也无以为报。

略加思索后,她义无反顾的踏出了房间的大门。

管家贴心的为苏薰把门把手拉开,不一会汽车就到达了目的地,香榭丽舍大酒店。欧阳昊天的订婚仪式。

简单的举行完仪式后,苏薰被带到了豪华的包间内,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风格奢华的阔大空间,

天花板上华丽的水晶吊灯,每个角度都折射出如梦似幻斑斓彩光。

床上铺满了粉色的玫瑰花瓣,与周围的幽雅环境搭配得十分和谐。

灯光如灿,奢华地让她感到不真实,这样的环境是她在苏家永远也享受不到的,

即使这样,她还是不愿多看一眼。

对于素昧谋面的丈夫,对于即将面临的生活,她充满了对未知生活的恐惧与担忧,只是,她没有选择的权利。

一天没有进食的她,现在头晕得厉害,房间里除了茶几上摆放着的酒瓶和酒杯,没有其他的食物。

她是个好学生从来不喝酒,可是这会她渴的实在受不了,拿起杯子倒了一点酒喝。

刚喝一口就呛的满脸通红,酒一不小心全吐在了崭新的婚纱上面。

她饿得眼冒金星,她咬了咬下唇,让自己清醒着意识,等待着那个可怕的男人。

砰的一声,房间门被重重打开,璀璨的灯光刺的苏薰有些睁不开眼,咪着眼看到了一个高大伟大的身影,身姿挺拔,看起来卓尔不群。

”只见这个身影直直的向苏薰走了过来,站在她的面前,居高临下俯视着。

你就是苏婷?

苏薰沉默着没有搭话。

欧阳昊天看她不说话,十分生气,轻蔑的说,“既然能够为了钱主动献身,现在还装什么纯?”

苏熏紧紧的握住了拳头,恶狠狠的瞪了欧阳昊天一眼。随即又低下了头。

欧阳昊天这时眼睛一瞟,发现茶几上的酒瓶被打开了,再看一眼苏薰,发现她的身上满身的酒污。

嘲讽的说到,“苏小姐这么迫不及待啊,还没等到我来,就先自己喝上了?”

苏薰下意识的否认,不,我没有,眼神冷漠。

欧阳昊天看着她说“你现在不过是我手中的玩物,就凭你也敢这样瞪着我?

苏薰敢怒不敢言,低着头,沉默不语。

欧阳昊天这时候适时嘲讽,“瞧你满身的酒污,妆容也花了,苏家人就是教你这样服侍我的?

浴室门就在你的右手旁边,你进去洗洗吧,你这样子实在让我倒胃口。

苏薰听了这句话如释重负,急忙向浴室走去,由于没有进食,她的脚步有些虚浮,差点摔倒。

进去浴室后,冲了个澡换上浴衣,苏薰迟迟不想出去。

只要出去了她就要面对那个恶魔,她只好一个人在浴室里发呆。

就在这时,浴室门突然打开了,只见昏暗的光线下。

男人一席昂贵奢华的高级定制西装,面容深邃俊逸,气度不凡。

苏小姐,既然你都和我领了结婚证了,你这是准备为哪个男人守身如玉?”他的语气带着嘲讽。

她是想守身如玉?可能由着她吗?

欧阳昊天进一步向她靠近,“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欧阳昊天的妻子,怎么?不想履行妻子的义务?”

冷眸盯着面前缩在一旁的新婚妻子。

“我不!”憋了许久,她才憋出这两个字,明知是徒劳,明知做的是无用功,她还是对他的话有了反抗。

“你不过是我花钱买来的女人而已,你觉得还有选择的权利吗?”欧阳昊天冷冷地看着她,这个女人还真的是无知。

再怎么蠢,她也即将知道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