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穿越的第一天 (2)

早已引起了皇上的忌惮。这次嫡支一脉更是涉及皇家几个皇子夺嫡之争。苏家被抄家。全家女眷下放监牢,家里的成年男子的情况都不知怎么样。

原主就是在禁卫军抄家时,被抄红了眼的兵士推推囔囔间撞到柱子受伤后又没有及时救治,到底是娇养长大的女客。又是提心吊胆,又是头部受伤,抵抗力下降,邪风如体。在人人都焦虑不安的时候,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逝去了。

青苓躺着慢慢的试着去控制身体。因为受了伤加上还又受风寒,身体显得有些疲软。没想到一穿来就在牢里面,这运气真的挺不好。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慢慢的亮了,朝生的太阳毫不吝啬的释放着光芒。透着橘黄色的阳光从牢房里的窗户里照射进来。把迷迷糊糊的人们给唤醒。

青苓也趁机悄悄地打量着牢房里的人,争取把人和脑海里的人对在一起。大家都是围着牢房里靠北面的唯一的床靠坐着的,也说不上是床,只是用泥土垒的一个长形土墩。上面躺着位大约四十多五十的老妇人,想来这就是苏家的老太太祁琅。

其他人都是围着她带着孩子坐着的。在床的右手面是大太太祁嘉搂着她女儿坐着,不知是醒了还是一整夜都没睡眼是睁着的,好似在发呆。

在她们旁边不远处紧挨着的是林氏,靠着床沿像是睡着了,她身边依偎着一个六七岁的小童,这应该是二房的独子。因为不满十五岁可以与女眷一同。

在床的左手边上是苏家的庶子苏景礼的妻子杨氏和她怀里抱着的一子,今年才五岁。而青苓正好处在床的正对面,她的肚子上睡着一个小团子,离她两尺边上是两个孩子,大约五岁了,两人紧紧的依靠在一起睡着,这就是原主丈夫的前妻留下来的龙凤胎。

床边还坐着一个十四岁的少女,面目精致,气质温和,双眉紧簇。手紧紧的握着床上老太太的手。这位毫无悬念的就是苏家的大小姐了。老夫人的老来女,也是苏家捧在手心的明珠,只是如今这情况也不知未来怎么样。

等到阳光完全照亮牢房,强劲的光线打在大家的脸上。寂静的监狱开始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青苓她们身处的牢房里大家也都醒了。但没有一个人说话,焦虑过后只剩下麻木。房里的小孩子醒来后都没有说话,家里的大变吓到了他们,他们都乖巧的紧挨着自己的母亲。

青苓不远处的一双龙凤胎也醒了,但是他们没有凑到青苓身边,而是沉默的紧挨在一起,倒是小女孩是不是得抬头看一眼床上的老太太。这对龙凤胎至生下来生母去世后就挪到老太太处教养或者时不时的平溪侯府接回去常住一段时间。和青苓到没见过几面。

这时,躺在青苓身上的小团子也慢慢的醒了过来。四五天的牢狱生活还不足以让这个养的白胖的小团子消瘦下来,只是可爱的小脸变得脏兮兮的。看着小团子用胖嘟嘟的小手揉了揉眼睛,刚睡起来还有点懵,争着一双大眼睛过了一会才聚焦完成。看着她奶声奶气的叫了声“娘~”。

听着这声娘,青苓心里一颤。让她对这个小团子毫无理由的产生喜爱。经历的多了,青苓很少有这么大的情绪波动,一种强烈的喜爱之情。虽然说不上冷酷无情但也很少有较大的情感波动。很吝啬于付出感情。

她向来是个自私且极其自傲的人,不喜欢别人欠她的情,也不喜欢欠别人的情。因为自古情最伤人,无论是友情,爱情,还是亲情。所以,看惯了生生死死,使她的性子偏冷淡,不爱与人亲近。

其实,并不是她天生冷血无情,只是害怕有朝一日看到熟悉的人的逝去,会崩溃难过。因为怕一直在逃避。而其不管是她出生的二十一世纪,还是后来穿越的天源大陆,人大多都保持距离的,二十一世纪还好关起门来就可以自己的日子了。但是在天源大陆为了修真资源,前一秒还是好友,后一秒就可以毫无负担的下狠手。青苓看过太多的背叛和设计,也看过生死不离的挚友,感人的爱情和亲情。但是至今也没有有幸遇到过。

她羡慕但不刻意追求。因为她也不愿付出。感情有时源于一种天生的喜爱和认同,但是更多的是双方的后天的彼此付出,共同维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