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偷窥妄想7

女人接连将另一份也吃了完全,林荫真眼睁睁的看着,终于,凑上前,对女人说到,“阿姨,吃饱了要不要出去走走,消消食?”

女人看了林荫真一眼,擦了擦嘴上的油渍。

林荫真看在眼中,竟然觉得有些诱人,第一次,她是第一次感觉,这样的油渍竟然有了不那么脏污和油腻的感觉。

“怎么?阿姨,要不要出去走一走?”

女人摇摇头,“不去,我还想睡觉。”

这次林荫真并没有阻止,因为她知道,女人这次,一定会睡不着。

吃饱了想要再睡,那是难上加难。

果然,没两分钟,女人就又从床上爬了起来,她问林荫真,“你刚刚不会是在汤里下了药吧。”

林荫真走了过去,“怎么会,您这是吃饱了胃不舒服才会感觉睡不着,我要下药也会是下消食药,这样,您才能很好的舒服的再睡一觉啊。”

“哦。”女人听了进去。

“那怎么样?睡不着要不要跟我去玩个游戏?”林荫真询问,因为她呆在这里实在是太久了。

该回去了。

女人不说话。

“是不是害怕?”

“害怕什么?我只是等会还得睡一会,睡饱了我好搬家。”

搬家,女人现在还想着搬家。

林荫真笑了笑,“好,那您睡,我等到您休息好了一起给您搬家。”

女人一听,重新躺回了床上。

可是又没有两分钟,因为吃的太饱,她当真是睡不着了,坐起来,“上次,端方城好像跟我说有一个很好玩的游戏,你这次来?”

“对啊,我这次来,就是想让您免费体验一下我们刚刚建造好的游戏,开业大酬宾嘛......”

女人有些犹豫,但内心已经开始渴望。

“阿姨?”

女人唤醒处在怔愣中的自己,看向了林荫真,眼睛一片朦胧,问她,“你刚刚说什么?”

“嘀嘀嘀。”外面突然响起汽车鸣笛的声音。

林荫真吓了一跳,缩了缩脖子。

而女人则快速的整个人缩到了床的一侧的角落里,战战兢兢的开口,不停恍惚着告诉林荫真,“是,是他们,他们来了......他们又来了,你听,你仔细听,一会还得有......”

果然,一会又响起了鸣笛的声音。

“我出去看看。”林荫真走出了房门,来到门外面,看到一个胖胖的约摸2.30岁的男人,她第一感觉就是昨天端方城口中的那个年轻的房东。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小状况也印证了她的想法。

年轻的房东坐在一辆小轿车里,不停的按动着喇叭,前车窗大开,他伸出半个头,看着外面嚷嚷,“干什么堵着一条路,还让不让人过了?”

小轿车的前面,是三五成群的年轻人正有说有笑着,一大清早也不知道要去哪,他们中的其中一个认出年轻的房东,像是这里的租户,一见到就弯着腰,笑着伸手拢拦人群,让他们往旁边去去,同时还不忘解释他们这群人为什么要围在一起,“啊哈哈,房东大哥,您要出门啊,嘿,我们几个合计着今天过节出去玩呢,有点兴奋,忘了分寸,您过,您过......”

年轻的房东也并不是不通人情,车行驶到他们身边的时候,还按着喇叭示意他他们,“出去游玩注意安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