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被青春撞了一下腰

“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撞回了九三年!”

“时间起了皱折,上一秒是我,这一秒还是我,只是再也找不回那个我。”

杨飞从宿醉中醒来,跳起床,盯着墙壁上的挂历,只用了三秒钟,就欣欣然接受了这个无可奈何的现实。

“今天是八月十八日,农历七月初一,星期三。我还未满十九岁啊!”

归去来兮,今是昨非!

前世不可谏,亦不必追。

杨飞走到窗口,透过脏旧的玻璃窗,看向宿舍外面。

不远处,南方日用化工厂灰败的厂房,建自五十年代的高大烟囱,滚滚的浓烟,坑坑洼洼的厂区道路,一切是如此的陌生而又熟悉。

忽然响起敲门声,伴随着清脆的呼喊:“杨大侠!杨大侠!你醒了吗?你迟到了!”

杨飞的目光,回到室内,停留在漆面斑驳的木桌上。

被劣质白酒浸染的信纸,字迹模糊。

偏偏她的名字,却一如既往的鲜艳,有如明晃晃的刺刀,在晨曦下熠熠闪亮。

这是江疏影的分手信。

学校是爱情的温床,也是爱情的坟墓。

热恋中的情侣,新时代的天之骄子,提得起,放得下,一毕业就失恋,天各一方,从此不相欠,亦不相见。

大中专学生,毕业分配的原则,是哪里来,到哪里去。

杨飞和江疏影,同从南方化工学校毕业,他拿着就业报到证,分到了南方日用化工厂,而她,因为父母工作的变迁,前往尚海市发展。

就在参加工作的第二个星期,杨飞就接到了这封信。

此刻的杨飞,有过苍桑的人生,心境自是不同,他目光淡然一扫信纸,转身打开房门。

记忆没有出现偏差,门口站着的,正是质检组的同事。

苏桐穿着白色的涤纶工作服,青丝绾在蓝色的防尘帽里,秀丽的容颜,晶亮的双眸,长长的睫毛,脸色微带责备和担忧:“今天有大领导来厂里视察,你赶紧换衣服!”

杨飞哦了一声,嘭的一声,将门关上。

他回到书桌前,将乱七八糟的酒瓶扫开,扯出一页信纸,在上面飞快的写下几行字。

“小生不才,数载相思,赢得姑娘白眼。此情应是长相守,你若无心我便休。从此,柴米炊烟;从此,山高水长。江湖若相逢,温酒叙余生。”

自觉有些酸腐,但也切合此刻心境。

他换好衣服,拉开门,看到苏桐还等在门口,不由得一怔。

“师姐,我又不是领导,当不起你站岗。”

苏桐丢给他两颗老大的卫生丸子:“杨大侠,我听他们说,你昨天晚上,喝了两瓶德山大曲?看不出来,你不仅胆子大,酒量也不小啊!”

杨飞入职时间不长,却得了一个外号:杨大侠。

说起因由,和苏桐有关。

南方日化厂女工众多,每天上下班,从厂区到宿舍区之间,一路上都是青春美丽的女工人,她们或三五成群,或骑着自行车,挺起骄傲的胸,潇洒的走过。

她们虽然穿着统一的工服,样式简单又朴素,但丝毫掩不住青春洋溢的身体,清脆甜美的嗓音,成了北城区最靓丽的一道风景。

这个年代,大中专毕业生,是社会上的精英。

工人同志,也是颇为傲娇的群体。

南方日化厂待遇好、福利多,有职工休闲区,电影院、桌球室、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